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步步生莲》在线阅读 > 第237章 再面君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步步生莲》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237章 再面君更新时间:2014-06-19

    出师表永庆公主冷笑一声,起身说道:“部属所为便能证明是已离职赴任的杨浩授意?不嫌有些牵强?难道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是出自爹爹的手笔么?”

    永庆公主一句话,赵匡胤的脸登时由关公变成了包公,永庆公主还不罢休,尖牙俐口继续说道:“一家人好端端的过年,爹爹一脚便踢得全家人不痛快,好本事啊,你何不取出盘龙棍来耍耍威风?”

    赵匡胤气得额头清筋如蚯蚓般贲起,一条条突突乱跳,眼看就要从包公变成疯疯癫淡的济公。皇后宋氏一见大惊,生怕官家气怒之下不知轻重打伤了公主,连忙喝道:“永庆,你怎么这样同自家爹爹说话,还不快向爹爹赔罪?”

    永庆公主哼了一声,倔强地扭过头去,就是不肯赔罪。眼见赵匡胤气喘如牛,皇后宋氏急忙向皇帝告一声罪,上前拉住永庆便走。赵德昭、起德芳两位皇子如今一个二十一岁,一个十二岁,俱是恭良温顺的少年,远不及永庆泼辣,一见皇后娘娘扯了公主离开,二人忙也退了出去。

    赵匡胤像一头暴怒的野兽,在殿中位怒地踱来踱去,最后走到书案后坐下,一手据案,胸膛起伏,仔细想想,余怒不息,顺手一挥又将桌上文房四宝尽皆挥落于地,骇得那小黄门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去捡东西。

    “出去!滚出去!”

    赵匡胤看看实在没有东西可丢了,顺与扯起P股底下囊了黄绫的坐垫向那小黄门抛去,唬得那小黄门连滚带爬退出了大殿,赵匡胤目欲喷火,浑身颤抖,他的确被女儿那一句质问刺激的暴怒不已,却不知满腔怒火该向谁人去发。

    每个人都有他的逆顿,真龙天子的逆鳞更加不可去触,可是真的有人去碰了,他却不知该向何人发泄这怒火,即便他是富有四海的一国之君,这时心中也只有一种无力和悲伤的感觉。

    是的,普天下人,千夫所指,都说是侥策划,了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把那孤儿寡母赶下了台。他赵匡胤英雄一世,这却是他人生道路上最大的一个污点。但是,他知道,那不是他干的;赵普,高怀德,石守信一班人也知道,那不是他干的三他的家人都知道,那不是他干的。

    可那又如何,能辩与谁知道?他如今就坐在龙椅上,这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赵匡胤顾然坐回椅上,元…力地摇了摇头。

    其实下属不经授意,拥立上官之举早已有之。这种风气要从唐玄宗末年安禄山造反之后说起了,那时候,大唐朝廷开始无力控制四方藩镇,天下各路节度使尾大不掉,目无天子,把大唐江山搞了个乌烟刻气口朝廷上,宦官们可以任意废立李世民的子孙可地方上,藩镇节度使们拥有自己的私人军队和国土,他们可以不服从朝廷的调遣,自立于一地,形成事实上的独立王国。大唐天子俨然成了春秋末期的周天子,成了一个名义上的共主,成了各路节度使手中的一件道具。

    每有节度使死去,大唐皇帝还是会派钦差中使到军中巡视,但是新立的节度使,是不可能出自于天子的选择,那些节度使的部属们会推选一个能够代表他们利益的新的节度使出来,大唐天子只能顺手推舟,册封一番以使他显得比较“名正言顺”而已。

    于是,各路节度使的部下为了重新洗牌,对掌握的权力进行一番再分配,时常擅行废立之权,往往杀一帅,立一帅,有同儿戏。曾经B得大唐天子狼狈不堪的节度使们尝到了他们自酝的苦酒,也成了他们握重病的大将们手中的一枚棋子。

    这种风气延续下来,到了五代时期,就由大将废立节度使变成了大将废立皇帝,军人们之所以喜欢拥立大将称帝,是因为每拥立一个新皇帝,有功的将校们就会得到升迁,事成则大家升官发财三事败,自有那被拥立的冤大头全家扛黑锅。这种升官途径比战场厮杀同强敌对抗风险小,多了,他们自然乐此不疲。

    在起匡胤之前,并不想称帝而被部下强行拥立的大有人在,这些人的经历,完全可以作为赵匡胤并未策划陈桥兵变的一个佐证。可是,传播这谣言的,本就是对他不怀善意的,谁会提起影响谣言真实性的史实例子呢?

    石敬塘做河东节度使时,他的部下就在他率兵出征时突然哗变,向他高呼万岁,意欲拥他为帝,这些将校和后来拥立赵匡胤的将领手法就是如出一辙。石敬塘当时大惊失色,急忙下令斩杀为首的三十多名将领,亲兵以表示自己的忠诚。他后来的确是做了皇帝的,但是那时他纵有心自立,也因准备不足而在韬光隐晦,这从他当时的反应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些将士搞皇袍加身”绝非出自他的授意。

    再有后晋大将杨光远率兵至滑州时,也有将校突然要拥立他为帝,老杨怒斥他们:“天子岂汝等贩卖之物?”须发飞张,声色俱厉,这才喝止了他们的蠢动。大将符彦饶在瓦桥关守戌时,亦有部将欲“拥立”老符。老符佯元,却暗伏甲士将这些人尽数杀光。

    后唐时,杨仁最率军出征时,士兵要要拥立他称帝,这个老杨也是忠臣,坚决不肯做皇帝,他的部下已无退路,干脆把心一狠,连杨仁矗也杀了,再推出一个有人望的将军来,那个将军也不肯当皇帝,于是再杀,然后把这两个将军的人头往第三位将军赵在礼面前一丢让他自己选择:“要么当皇帝,要么当死鬼!”赵在礼无奈,只得称帝,只是叛军力弱,不敌平叛的朝廷大军,最终没有成功而已,否则他就是另一个赵匡胤了。

    还有后唐明宗李嗣源,他率兵征讨叛军到了魏州城时,所部哗变,与魏州叛军会合,共同拥戴李崩源称帝,李凝源起初并无反意,还偷偷逃出了自己的军营,只是当时事态已成,此时回到朝廷表忠心也难逃一死,于是在家眷劝说之下将错就错称了皇帝。

    这些发生在赵匡胤之前的事实,虽不能证明赵匡胤没有自立之心,但熙走可以证明将校不与牵帅商量,讲成既成事实B次幸帅自些外有着“光荣传侥”的,陈桥兵变就一定不是这样的情形吗?

    更何况,赵匡胤在陈桥兵变前后的种种表现,也足以证明他并非“陈桥兵变”的主谋。首先,柴荣死的早,他的儿子柴崇王继位时才七岁,当时天下还未大一统,诸国林立,互相征伐,这样一个少年天子济得甚事?大将们能安心,会驯服么?他们起了拥立新主之心实属正常。而未必是掌握军队的主帅自己起了反心。

    此外,当时赵匡胤掌握着后周最精锐的军队,整个开封城本来就在他的掌握之中,他的结拜兄弟“义社十兄弟”都是后周的大将军,他要武力称帝轻而易举。他要胁迫小皇帝搞个,,禅让”也是易如反掌,。以他的实力,他甚至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小皇帝天折,让柴氏失去所以继承人,然后被公推称帝。

    那样的遮羞布,绝对比先派人谎报军情,说契丹来犯,然后领兵出去转一圈再杀回来,搞一出比直接复位或者玩“禅让”还要丢脸的,黄袍加身”丑剧更高明。

    雄才大略、足智多谋的赵匡胤会愚蠢到选择这种无聊的下策么?

    再者,谁也不能否认,赵匡胤极重亲情。做皇帝之前是如此,做了皇帝之后还是如此,他的一生都是如此。如果说他称帝以前这么做是以伪善盅惑人心,那他做了皇帝之后就没有为要一如既往地继续这么做,他是真的极为重视家庭和亲人的一个皇帝。

    然而,陈桥兵变的时候,他的家人在哪里?

    他上至老母下至妻烈…,金家老少都在开封城里,而且正在若无其事地去庙里上香,兵变的消息一传回城,忠于小皇帝的宰相大人便派兵去抓他全家,若不是庙里的和尚起了怜悯之心将他们藏起,赵匡胤全家老少都要被一网打尽了。如果是赵匡胤亲手策划,了这次兵变,他有必要把亲人留在城里冒这个险吗?

    可是,帝王自有帝王的尊严。他能放下*身段,在他称帝已成事实的情形下,腆颜向天下人解释当初这事并非出自他的本心吗?又有谁会相信他的解释?尽管他的部下为了荣华富贵玩了一出先斩后奏”尽管这件事的的确确不是出自他的授意,但他是这件事的最大利益获得者。

    夫复何言?

    他对“害”他背黑锅的人夏的很不错了,乱世之中,柴宗壬那个七岁的小娃娃是注定了守不住这份家业的。没有赵匡胤,也一定会出现个李匡胤刹匡胤,披上黄袍的赵大算是个厚道人,没像别人称帝一样大肆屠丶杀先帝家族,也没有像一些开国皇帝一样玩狡兔死走狗烹的把戏大杀功臣,他厚待柴氏后人,他杯酒释兵权,把那些对他有拥戴之功,但是将来未必不会重演他称帝一幕的大军阀们革了军权,封高官赐厚禄回家享福。他励精图治,十年前东征西杀,扫荡天下,如今大宋政治稳定,经济发达,军事强大,已经超越了原本国力远胜于后周的南唐,成为最有希望一统天下,让百姓安居乐业的朝廷。

    可是,他能改变天下的格局,他能改变亿万百姓的生路前程,唯独自己背的这个黑锅,他没有办法去改变,他只能咬着牙隐忍,让这个黑锅一千年,一万年地传下去,事实真相将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帝王,也有无力回天的悲哀。

    然而那个杨浩呢?

    他真的不知情?

    这件事真的是他的部下自作主张搞出的把戏?

    思及自己的经历,赵匡胤不禁犹豫起来。

    如果是杨浩一手策划了这一幕,此人该死。如果他是冤枉的,那么””赵匡胤目光闪动,时而深思,时而蹙额,那一腔杀气犹存,怒火却渐渐冷却了下来淡默默容淡容淤就楼淡次次淡淄淡滋淡淤楼淤搓淡效楼搓治淡夜色朦胧,杨浩轻车简从,悄然过朱雀门街,自麦稍巷口向左一拐,停在保康门一处豪宅前面。这是三司副使罗公明的家门前。

    拜匣已由门子呈了进去,送的礼是上好的文房四宝一副,玉石棋盘,棋子一雷,此外还有一些西域特产。

    三司使是大宋掌管财数的最高长官,总管国家财数,地位仅次于中书,枢密两府,号称,计省”三司最高长官三司使被称为“计相”地位略低于参知数事,罗公明是三司昏使,其实职权已是极高。

    杨浩的官位低微,再加上朝廷目前对他的态度微妙,照理说,这样一位高官要见他恐怕会犹豫再?”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很快就有人打开大门降阶相迎了。出门相迎的人是罗公明次子罗克捷,罗克捷三十出头,眉目与罗克敌依稀相似,只是成熟稳重了许多。他与杨活辈份相当,且尚未入仕,由他出面,显然罗昏使是肯以故旧友人之谊接见,二人互通名姓,寒喧一番,便由罗克楼引着杨浩直入后堂。

    罗家大宅不算很大,东京城人口众多,房舍鳞次,高低宽窄相间,建筑十分密集,可谓寸土寸金,罗家大宅比起霸州丁家可以在西北广袤土地上圈地二十余亩,建的深宅大院要小的多,但是显然经过高手名匠精心设计,一树一木,一亭一桥都精心设计,有效地利用了每一分空间和土地,处处品来皆见风景。

    此时天色已晚,杨浩也无心鉴赏,前边两个家人提着灯笼,罗克接与杨浩一路说着话儿,绕过一个冬雪覆盖的庭院,便到了西北方一个幽静雅致的书屋。

    罗克捷在书屋廊下站定,躬身道:“父亲,和州防御使、右武大夫杨浩大人到了。”房中稍静片刹,一个清朗的声音道:“请进。”罗克捷向杨浩微微一笑,肃手相让,杨浩举步进了房中,只见一位身着便袍布巾的清瘦老者正从书案前站起,杨活不及细看,连忙趋前一步,长揖施礼“晚辈杨活,见过罗公。”贤侄不必拘礼,来来来,快快请坐。…,杨浩一揖而起,这才抬头微微打量,只见这位号称政坛不老松遁蛇公面容清灌,精神整钗,:绺花白的胡须”张端正的外,两眼微微露出苍老之眼,但眼神温润却不失神采。

    罗公明也在打量杨活,上下看了几眼,眸中微微露出悲戚之意,他再度让座,让杨浩在客位坐下,下人迅速呈上香茗,罗公明这才有些伤感地道:“老夫与贤侄素未谋面,不过早在邸报上获悉贤侄的消息…”

    他微微一顿,又道:“西北迁民一事,贤侄在奏表中推功投过,对小儿大加赞扬,他有你这样的朋友,老夫十分欣慰。”

    提起罗克敌,杨浩的双眼也有些湿润,他将自己与罗克敌共担重任,自夺节改命时起,一文一武,相辅相助,历尽坎柯直至逐浪河畔,为拒追兵,罗克敌率三百死士横刀力抗三千铁骑的事情说了一遍,罗公明听得老眼微红,暗暗转头拭去颊上两行老泪。

    这些事说罢,两人之间的生疏感已然不再,罗公明对他的神情也亲切起来,随即二人便谈起杨浩继续率人西行,扎根芦岭前后的事,罗公明捻须听的十分入神。

    扬浩此来,只是想拜见一下罗克敌的家中长辈,以尽子侄之礼。

    罗公明既然号称历五朝不倒,政坛长清,此人为官必然趋吉避凶,十分谨慎。自己如今的身份十分微妙,他肯不避嫌疑,开门接纳,已是难能可贵,杨浩并不想让他为难,从他那里探问一些官家的态度,或者向他讨教朝觐之礼、存生之道。

    所以二人聊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杨浩见罗公明微微露出疲态,便即起身告辞。罗公明见他如此爽快地告辞,不觉有些诧异,他仔细看了杨浩两眼,眼中微微露出笑意,起身说道:“贤侄车马劳顿,刚到京城,早些回去歇息也好。以后你我同殿为官,相处的时日还长着呢。”

    他微微一顿,又道“官寒出身行伍,最喜豪迈直朴之辈,贤侄亦出身行伍,在西北所为,可圈可点,今既入朝,必受官家清睐。

    但朝廷之上比不得西北,贤侄还年轻,血气方刚,骤至高位,难免为庸碰者所忌,正所谓皎皎者易污也。今后为官,贤侄还当小心为慎,做事么,曲直并用,内方外圆,方能容人,亦为人所容。如此,则安身立命,报效社稷,两相益彰了,呵呵。”

    杨浩心中一动,知道这番话才是对他最重要的点拨之语,只是这老狐狸说的太过含糊,一时之间难以揣摩话中真意,他只得强行记下,当下行衫如仪,再度告辞,罗公明亲自将他送到书院门口,仍由次子罗克梗送他出去。

    扬活坐在车中,反复思量罗公明说的话,一路盘算着到了自己所住驿馆,刚刚下车,便有一名侍卫向他耳语几句,递过一封密札。杨浩持了密札返回内室,在灯下打开密札一看,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由于他的信息刚现在主要布及西北地区,越到中原,信息闪越是稀疏,而且他一路行来,无法掌握他每时每刹的具体行踪,所以飞羽,送来的消息,竟滞后于朝廷的四百里加急快马,有关“倒程”一事,现在才送到他的手上。

    杨浩对帝王心术也不甚了了,但是这此天他搜集了大量有关赵匡胤为人处事方面的资料,对赵匡胤的脾气秉性,远比芦岭州诸人要了解的多。这个计划,的确能够把程德玄挤走,哪怕它漏洞百出,然而也正因为它漏洞百出,项庄舞剑之意太过明显,很难想象赵匡胤得知消息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会对自己报以什么样的看法。

    这个对手太强大了,他不同于折御勋。不同于李光俨,也不同于横山诸光头人,如今自己就在开封城里,自己就是大宋的一个臣子,赵匡胤若是对他起了杀心,有一百个理由、一万种方法让他死得不能再死。天子一动心思,甚至不需下令,就会有无数揣摩上意的人,去绞尽脑汁,罗列无数冠冕堂皇堂的罪名加诸他杨浩的身上。

    第二天,杨浩爽约,没有带着姆依可去逛东京城,他整整一天足不出户,始终闷在房里,坐在桌前苦思冥想,姆依可端茶送饭进去时,只见他铺了一桌子的缓,写几个字,端详一番便团掉再写,弄得房中狼藉不堪。姆依可不知道老爷为了什么事烦恼,骇得大气也不敢出,只偷偷捡了一张出来给穆羽看,只见上面写的是脾气点点点,性格点点点,爱好点点点,二人认得字却不认得省略号,一时相顾愕然。

    第二日傍晚,杨浩终于振作了许多,屋中也不再乱丢杂物,但是灯火仍旧很晚才熄灭,隔着窗子,穆羽和姆依可站在廊下看着,只见杨浩在房中踱来踱去,时而仰头如望明月,时而低首沉吟不语,廊外大雪飞起,迷遥茫茫一片,两人的心中也是一片迷茫,不知道老爷倒底有什么心事。

    第三日一早,姆依可放心不下,大清早的就蹑手蹑脚打开了杨浩的房门,推门一看把她唬了一跳,只见杨浩早已起床,不但洗漱已毕,而且正在穿衣。床丶上摊着一个包裹,里边是内侍副都知顾若离来传旨时带来的朝廷颁赐的朝服。

    一见她来,杨浩大喜,忙道“月儿,来来,快快帮我穿上朝服,这些衣服太过麻烦。”

    妈依可见自家老爷恢复了常态,心中有种莫名的欢喜和轻机,连忙进房来帮他梳发穿戴。今日是杨浩回京述职第一次上殿面君,须着最为隆重的朝服。他的朝服是红衣红裳,内穿白色丝罗所质的中单,外系丝罗所制的大带,并有绯色蔽膝,身挂锦绶,玉、玉铡,下着白绫袜黑皮履。

    所有的官员穿戴朝服时都是这般模样,官职的高低主要是以搭配的不同来区别。主要是在有无禅衣(中单)和锦绶是什么图案。此外的区别就在于头上的进贤冠是几道粱,用什么革带。杨活的官阶应戴三粱冠,革带用银,绶用盘雕花锦。

    衣着打扮停当,再挂方心圆领,配银鱼袋,戴进贤冠,两人都是忙出一头大汗。不过如此打扮令人看来的确更具威严,杨浩从姆依可看向自己略带异样的目光就能感惶绷汕炎。同时在注个打持的讨程中,无疑对他的心理办锋些外,种暗示,让他对皇权,对将要去膜拜的皇帝,悄悄地产生一种敬畏。

    步出房门,杨浩才惊觉昨夜大雪。清新之气扑面而来,杨浩不觉精神一振:“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罢罢罢,放开胸怀,且去闯闯。生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亨,豁出去了,且看这赵大官家有何手段!

    杨浩登车,直趋御街,到五门并列,数峨壮丽的宣德楼验明身份,入朝房候驾,在这里,杨浩除了罗公明之外谁也不认识,这时也不便上前搭讪,只是手捧箭板,眼观鼻,鼻观心,状如老僧入定,罗公明与同僚谈笑风生,瞧见杨浩模样,也是神色平静。直若未见待时辰一到,偈者引领百官直趋皇帝听政的垂拱殿,一路上只见戍卒,卫官站得笔直,一道道宫门铜钉朱派,墙砖壁缝间镌饰楼凤飞云,到处是雕甍画栋,峻角层棒,曲尺朵楼,朱栏彩槛,极尽皇宫之富丽堂皇。

    百官络绎进入垂拱殿,依帽饰上显示的官阶区别分文武左右排班站定,杨浩这才向文官首位望去。他知道这些官员很多在历史上都大大有名,可是此时却一个不认得,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官职,但文官首位必是赵普无疑,往那里看看当可知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赵普模样。可惜,赵普也是面向皇位而立,从这里只能看到他尺长的两只帽翅,却不能瞧见他的模样。

    “皇帝寒下到,百官晋见!”

    内侍都知张德钧一声唱和,百官纷细举第俯身,杨浩不敢怠慢,把袍襟一撩,跪倒在地,闷头等着有人喊“万岁”好跟着吼一嗓子。他现在是武官,站在武将班中,左右武将一见他突然矮了半截,都觉纳罕不已,一旁有个大胡子武官悄声说道:“嗨,我说老弟,头一回见官家吧?”“昂!”杨浩抬头,心里还有点纳闷儿:“这些人怎么不跪啊?”那大胡子恍然道:“我识呢,悲么还吓趴下了,快点起来,免得罪你个君前失仪?”啊?”杨活莫名其妙,怎么怎么见了皇帝不需要下跪的么?

    照理说新赐封的官吏、上殿面试的进士、受了诰命进宫谢恩的官眷等等,都有礼仪司的官员教授他们见君的礼节,其实杨浩也是一点不懂,不过他这个官儿可是做了有一阵了,糊里糊涂的就跑来进宫面圣,根本不曾到有司去学习礼仪,有司官员也把这个官儿给漏了。

    原来这大宋的官儿以前上朝见驾连座位都有的,如今虽说是站着,但是见驾长揖即可,如非必要,哪用得着全体行什么跪拜礼,那种满朝文武齐刷刷下跪的场面,是到了明朝时候朱元璋规定的,而且那时也是小朝会作揖,庄严的大朝会时下跪,再后来到了清朝,下跪就成了家常便饭,而且跪的时间短了还不行,所以官员们膝盖那块儿都加个软垫。

    这时候杨浩闹出跪拜礼来,反把其他官员弄得一头雾水。杨浩想通其中关节,不禁面红耳赤,急忙爬起身来站定,许多官员见了已窃笑起来。罗公明站在文官列中,瞧见杨浩如此举动,花白的眉毛微微一挑,眸中却是闪过一抹笑意:“真是孺子可教也。”

    他那里满心赞许,孰不知杨浩却是无心之举,歪打正着。

    赵匡胤唬着脸端坐龙椅上正等百官揖礼,杨浩突然搞出这么一出戏码来,他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看的一清二楚,一见这个懵懂官儿,他的嘴角也不禁**了几下。只是此时隔的较远,以前印象也不深,他还没想起这个不懂规矩的官儿是谁。

    杨浩爬起,随着百官重新揖礼,高声三声万岁,这才如释重负地归班站定,张德钧看看午门传抄来的官员名札上特别注明今日有还朝见驾的外地官员,这些人是要优先处理的,便上前一步,高声说道:

    “新任和州防御使杨活回京面君,上前见驾,致辞谢恩。”

    杨浩赶紧闪身出班,左右官员一看:“喔,敢情杨浩就是这个愣头青啊!”

    杨浩面向龙座长揖一礼,高声道:“臣杨浩奉旨还京,叩谢天恩。”

    这个时候,他是真的该跪了,可杨浩嘴里说着口P谢天恩”却是弯腰站定,一点也没有下跪的意思。左右文武大员们见了,许多人便忍着笑扭过头去,生怕再看他一眼就会笑出声来。

    赵匡胤本来听说是他,登时目露凶光,可是一见他不当跪而跪,当跪而不跪,好象根本不懂见驾的礼节,又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呆了一呆,挥手止住正欲喝责的张德钧,缓声说道:“杨浩,联御驾亲征于汉,迁汉五万百姓,削汉之根基。你能不负联望,将这五万子民平安**,联心甚慰。芦岭建州后,卿亲力亲为,妥善安置百姓,开衙置府,是有大功的。联提拔你为和州防御使兼右武大夫,卿今后当一如既往,为国效力。”

    杨浩一听,顿时露出感激不尽的神情,他把腰一弯,瞅着手第大声说道:“多谢皇上,臣本布衣,躬耕于霸州,芶全性命于西北,不求闻达于朝廷。官家不以草民卑鄙,猥自枉屈,委臣以迁民重任,由是感激,遂许官家以驱驰””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赵匡胤眼睛越睁越大,忽想起杨浩当初的奏折上那比狗爬还难看的字来,再听他明目张胆地慕改的狗P不通的《出师表》,满腔的怒气杀机登时化作了一声大笑,当即捧腹大笑起来,再看百官队列,早已笑得东倒西歪、前仰后合“连《出师表》都敢抄,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步步生莲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步步生莲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