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绝对权力》在线阅读 > 第260章 来头极大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绝对权力》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作品集

第260章 来头极大更新时间:2014-06-20

    “叶主任,聊两句?”

    蒋所长也不避讳,直接就对叶主任说道。

    叶主任满腹疑窦,不过还是站起身来,和蒋所长一起去了里间办公室。

    付德臻一张脸黑得犹如要滴下水来。

    瞧这个架势,很明显蒋所长并没有打算帮忙,更未曾将他付德臻这位烟厂厂长放在眼里。原来离开了洪州市,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

    这种心理上的落差,最难让人忍受。

    范鸿宇嘴角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一万元确实是他掏的,不过看上去,范镇长眼下真的是在搬张椅子看热闹,心态非常的平静。

    “蒋所,怎么啦?”

    进了里间办公室,叶主任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神情略略有几分不悦。这么点小事,蒋所长也搞得神秘兮兮的,做人未免太不爽利。亏得自己还那么关照他家的生意。其实老付家是否“大仇得报”,叶主任也不十分在乎,他在意的是赵歌对他的观感。临行之前,自己将话说得那么满,事到临头却焉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美女面前留下好印象。

    蒋所长忙即掏出烟来,敬给叶主任一支,脸上浮起一丝苦笑,说道:“叶主任,这几位,和你关系怎么样?不是很铁吧?”

    叶主任双眉一蹙,不悦地说道:“蒋所,有话直说。是不是真的不肯帮这个忙?”

    蒋所长连忙说道:“叶主任,千万别误会,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今天是你叶主任自己的事,哪怕脱掉这身皮子不要,我也豁出去了……”

    叶主任算得是个机灵人,一听这话味道就不对。顿时将不悦之色收了起来,凝重地问道:“怎么,对方有后台?”

    蒋所长苦笑着点了点头,狠狠抽了两口烟。

    “什么样的来头?”

    叶主任好奇起来,追问道。

    倒是没想到,市场里几个卖衣服的个体户,还颇有背景?

    江口尽管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在整个八十年代的大环境远远不能和后世相提并论。在政府官员眼里。生意人个体户的地位,无疑很不高。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全国各地确实是掀起了一股“全民下海经商”的热潮,但通常来说,政府干部下海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特别有能力有背景。一下海就赚大钱;还有一种则是在单位混不下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不得已下海去折腾。大多数政府干部。还是“坚守岗位”的。

    “这回啊,洪州佬碰上硬茬子了,光头仔在服装市场是出了名的。很多外地人都在他手里吃过亏。这样的事情,咱们所里也不好出面……”

    蒋所长边说边连连摇头,满脸忌惮之色。却是始终不肯将光头仔的背景说出来,也不知到底有何种忌讳。但他对光头仔的“畏惧”,却是明摆着的。

    要让一位派出所长对一名个体户如此忌惮。用大脚趾也能想得到,光头仔的来头绝不简单。

    “那这事怎么办?就这么算了?”

    叶主任紧紧皱起了眉头。

    蒋所长正色说道:“叶主任,不瞒你说,今天要是别人来报案,这事还真就只能这么算了……不过既然你叶主任亲自来了,怎么说我也要尽一份力。这样吧,你们先回酒店,我找光头仔谈谈,看能不能让他多多少少退一点钱……”

    叶主任那个郁闷啊!

    这意思就是说,多多少少退点钱,就是天大的脸面了,还不一定能成。

    不过叶主任倒也并不怀疑蒋所长的诚意,他相信蒋所长内心肯定想帮这个忙,只是刚巧惹了不该惹的人,蒋所长自己也相当为难。甚至于蒋所长已经明白无误地暗示了,真要把这事摆平,蒋所长身上这套“皮子”都不一定能够保得住。

    可见光头仔的后台,说不定就是公安系统的大头目,手里直接攥着蒋所长的身家前程。

    难怪蒋所长语焉不详。

    公然抖搂自己上司的“阴暗面”,乃是官场大忌。

    蒋所长为人,果然够谨慎。

    “那……也行吧。蒋所,你估摸着,光头仔能退多少?说个具体的数目,我也好跟朋友交代。”

    沉吟稍顷,叶主任说道。

    蒋所长无奈地说道:“叶主任,这还真不好说,估计也就意思意思吧,最多不会超过一千块。”

    叶主任顿时满脑门子黑线。

    一千和一万,这都哪跟哪啊?

    差得也太远了吧!

    “叶主任,真的对不起,这已经是极限了,你不知道,光头仔那人,很嚣张,很难说话……”

    叶主任一张脸板了下来。

    蒋所长便连连赔笑。

    他老婆做着香烟批发生意,主要靠的就是叶主任的门路,却是得罪不起。

    外间,付德臻已经耐不住性子,站起身来,在办公室来回踱步,脸色黑沉沉的。郑阿姨和付婷婷更是满脸不高兴,那嘴撅得,能挂好几个油瓶了。

    好不容易,“吱呀”一声,叶主任和蒋所长从里间办公室走了出来,付德臻连忙迎了上去。

    “付厂长,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请你和你的家人先回酒店,我们马上就处理这个事,尽可能调解好。”

    蒋所长又恢复了职业化的微笑,很客气地对付德臻说道。

    付德臻却不是那么好糊弄,脸上陪着笑,嘴里不肯让步:“蒋所长,我们明后天就回洪州了,这事,是不是请你们现在就处理?购物广场离这里并不远,光头仔也不难找,是吧?”

    你们现在就派人去把那两个流氓痞子抓起来,不就完事了?

    玩什么太极推手!

    蒋所长笑了笑,说道:“付厂长,有些情况,你不是那么清楚。市委市政府有文件,公安机关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要为市里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云轩购物广场是我们市里的治安重点保护单位。随随便便去购物广场抓人,那是不行的。这事,只能调解。付厂长也是领导干部,请你们理解配合我们公安机关的工作!”

    付德臻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脸色一板,说道:“蒋所长,不要以为我们是外地人就好糊弄,这事如果你们不处理好,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也会如实向我们青山省和国家烟草专卖局的主要领导汇报此事的前因后果。我还就不信了,江口会容许流氓恶棍横行霸道,欺行霸市!”

    付德臻是真火了。

    原本没打算把这事闹大,只要能把被讹去的钱要回来也就是了。毕竟他老婆女儿在江口被人当众欺负,不见得很光彩,没必要闹得尽人皆知。

    可蒋所长如此态度,摆明是敷衍他们,付德臻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既然一定要闹大,那就按闹大的来搞!

    蒋所长压根就不吃这一套,本来脸上还带着微笑,见付德臻说了硬话,笑容随即收敛不见,摆出了完全公事公办的模样,冷笑着说道:“付厂长,你想向上级领导汇报,请便,我不拦着。我就一个小所长,省里市里的大领导,咱够不着。我只知道,办案必须按照程序来,谁也不能搞特殊!”

    倒也义正词严。

    付厂长这也是气昏了头,没有注意说话的对象。他这话要是说给江口市局或者区里的主要领导,或许还能起点作用。毕竟到了那个层级的干部,凡事都从大局着想,若是闹得沸沸扬扬,怕影响不好。

    蒋所长区区一个派出所长,最基层的干部,大局跟他屁关系都没有,付德臻要算是对牛弹琴了。

    “我不走!”

    付婷婷尖叫起来,眼泪长流。

    “你们不处理那两个流氓,我就死在这里!”

    竟是把出了泼妇的手段。

    原本她就很有这个潜质,在洪州的时候,就经常发作的。

    蒋所长脸色一沉,说道:“付小姐,请你注意,我们这里是执法机关。你这是扰乱我们正常的办公秩序,我们有权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哟呵,照你们这意思,我们来报案,你们还要把我们抓起来不成?”

    付玉龙在一旁不阴不阳地插了一句。

    付公子只害怕流氓混混,那些人不讲规矩的,对公安人员,付公子倒不怎么害怕。说到底,大家都在同一个游戏规则之内,料必蒋所长也不敢真的搞得太出格。

    叶主任板着脸,说道:“付厂长,还是不要闹吧。闹大了,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蒋所长已经说了,肯定会尽力帮忙的,给你们减少损失。说起来,你们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人家那么贵的衣服,不想买的话就不要随便去试。”

    “我们没有试,就是摸了一下!”

    付婷婷继续尖叫,委屈得不行。

    想付大小姐何时被人这样欺负过,就摸一下衣服而已,犯哪门子王法了?

    这边正闹得不可开交,外边又传来脚步声。

    “蒋所长!”

    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

    热闹非凡的办公室忽然变得死一般寂静。

    该因这个声音,郑阿姨付玉龙付婷婷等人都熟悉无比,顿时面面相觑,满是惊骇之意。

    随即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可不正是光头仔
绝对权力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不信天上掉馅饼作品集
绝对权力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