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医道官途》在线阅读 > 第七百四十七章【老朋友】(中)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作品集

第七百四十七章【老朋友】(中) 更新时间:2014-07-02

大.学.生.小.说.网    张扬这才握住他的手臂,两人同时用龘力,互相撞了一下肩膀,郭志强闷龘哼了一声:“我靠,用不着这么大力吧!”这厮显然吃了暗亏,张扬乐呵呵道:“不用点力气,哪能体现出咱们深厚的革龘命友谊。”
    郭志江笑看来到时维面前:“小维你来了!”
    时维仍然有些不开心道:“别小维小维的,肉麻死了!”
    郭志江不免有些尴尬,乔梦媛帮他解围道:“小郭,你别理她,她今天气不顺,说话一直都这么冲。”!
    时维道:“对,都别理我才好!”
    几个人在吧椅上做好了,此时现场掌声雷动,却是新月乐队的演出正式开始。
    郭志强给张扬叫了杯小麦啤酒,两人碰了碰酒杯,一口气就将这一大扎啤酒给喝干了,张扬捏了颗花生米塞到嘴里:“郭志强,你什么时候哦回来的?逃兵啊?”
    郭志强笑道:“屁的逃兵,我是探亲假,清明和美妮一起回老家烧纸去了。”
    张扬道:“什么时候回广州?”
    郭志强道:“明天,本来我计划着去南锡找你玩儿,可在江城遇到姜亮,他说你去了西龘藏,我琢磨着你一时半会敢不回来,没想到你回来这么快。”他招了招手又叫了两扎啤酒。
    郭志江不喝酒,三位女孩子都沉浸在优美的乐曲声中。郭志强和张扬是对酒友,两人遇到一起那是相当的对路。
    张扬道:“要不你明天跟我去南锡玩吧我去南锡之后你还没去过。”
    郭志强道:“下次吧,部龘队和地方不同,纪律非常的严格,再说我机票都买好了,明天上午就走。”
    张扬点了点头,向徐美妮看了一眼:“你们俩定了?”
    郭志强笑得很开心:“定了,我妈把结婚时候的戒指都撸下来给她了。”
    张扬道:“她没给你点啥。
    郭志强嘿嘿笑道:“你丫没安好心,啥都想问,总之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已经是你嫂龘子了。”这货的脸皮素来很厚这么多年过去,是一点没变。
    张扬笑了一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两人喝酒那个爽,一仰脖一杯又是底儿朝天。
    郭志强道:“我听说你跟楚嫣然也定下来了。”
    张扬道:“定了,不过她现在集司业龘务忙,我们现在是劳燕分飞。”
    郭志强道:“这样才自龘由啊,趁着还没结婚,多享受生活,哥们我看好你!”
    两人说话的时候,乔梦媛把目光投了过来,张扬笑了笑。
    乔梦媛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嘀咕什么?”
    郭志强道:“没说什么!”
    刚好是乐曲过场,时维也回过头来:“看他们两个鬼鬼祟祟,准没好事!”
    张扬道:“郭志强跟我晒幸福呢美妮,我本以为你是一头脑清龘醒正义感十足的香龘港女公龘安,可终究还是被这个混小子给腐化了。”
    徐美妮笑道:“别把志强说得那么不堪,他人很好啊!”
    张扬向时维道:“看看看看,人家这就叫素养多体贴,多懂得维护自己的男朋友。”
    时维道:“那得分对谁,对你啊我是深恶痛绝,可对志江我也懂得维护他。”她居然主动抓龘住了郭志江龘的手,郭志江激动地满脸通红。
    张扬笑了笑,时维的举动似乎在向他示龘威。
    一曲悠扬的慢摇响起,徐美妮拖着郭志强的手走下舞池,乔梦媛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张主龘任,可否赏光跳一支舞呢?”
    张大官人风度翩翩的牵住乔梦媛的手:“不胜荣幸!”两人走下舞池,张扬圈住乔梦媛的纤腰,乔梦媛矜持的把手搭在他的肩头,两人随着乐曲缓缓摇动,乔梦媛羊动邀请张扬跳舞是有原因的,她的目光透过张扬的肩头向时维望去,却见时维和郭志江坐在那里,时维望着舞台的目光显得有些飘渺。
    乔梦媛意识到张扬盯着自己的目光非常灼龘热,小声道:“别这么看着我!”
    张扬笑道:“那好,我闭上眼睛,你带着我。”
    乔梦媛道:“其实时维挺喜欢你的……。”
    张扬仍然闭着眼睛:“我也挺喜欢她,不过不是那种喜欢。”
    乔梦媛道:“我看得出来。”
    张扬睁开双眼,笑眯眯望着乔梦媛道:“看出来什么?”
    乔梦媛道:“看出来你整天故意气她!”
    张扬道:“我是逗她玩,她心性单纯,我把她当成妹妹看。”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真有这么简单?”
    “当然!你不信?”
    乔梦媛没说话。
    张扬道:“我发誓,我对她真没有别的念想。”
    乔梦媛笑道:“别发誓,这年头誓言跟谎龘言往往能画上等号。”
    他们跳完这支舞,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张扬和郭志强两人灌了这么多啤酒,这会儿都有了尿龘意,两人一起走向洗手间,洗手间前的通道上,张扬遇到了梁孜,本来想装出没看到,可梁枚一眼就认出了他,娇龘声道:“张主龘任,您来蓝魔方也不跟我说一声。”
    张扬躲不过去,只能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梁总,我刚到,这不,人有三急,回头再聊啊!”
    梁孜笑了笑,点头道:“快去吧,千万别憋坏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到底是干娱乐业的,说起话来真是泼辣。
    张扬来到洗手间内,想不到又遇到了一熟人,梁孜的哥哥梁德光。张扬跟这厮过去也发生过不快,开车撞死了他的京巴狗,后来梁成龙出面才搞定这件事。
    梁德光看着张扬,表情显得有点怪异,张扬和他并肩站了,粱德光一双眼睛又朝张大官人下面看了看。
    张扬道:“看什么看?你丫变龘态啊!”
    梁德光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上次就是你把我的狗给撞死了。”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对啊!是我。”
    梁德光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感说什么,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当时想讹张扬一万块,可钱没讹成,却被张扬吓尿了裤子,后来他龘找妹龘妹帮他龘出头,却被妹妹训了一顿,粱德光虽然没什么记性,可他也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人家,瞪瞪眼的胆子是有的,其他过分的举动他也不敢。
    张扬也没打算跟粱德光一般见识,粱德光是一摊烂泥,你要是去踩他,就算把他给踩扁了,可自己的脚底也沾上了烂泥,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这里还在梁孜的地盘上。
    来到外面洗手的时候,粱德光又从镜子里瞪了他一眼。张扬暗暗好笑,这厮真是个小人。
    梁德光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着甩帽衫的少年走了过来撞了他一下,梁德光本来就心情不好,张嘴便骂:“你他龘妈长眼睛””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到肚子上一凉,然后他的身龘体软龘绵绵就瘫倒在了地上。
    张扬从镜子中看到梁德光突然倒地,也是一惊,他转过身,听到周围传来惊呼声,粱德光的身下淌出殷龘红色的鲜血。
    “杀人了!”不知是哪个女人尖龘叫了一声,酒吧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张扬走了过去,翻开梁德光的身龘体,却见他的下腹全都是鲜血,张扬运至如风,点中了他身龘体的几处龘道,帮助梁德光止住鲜血。
    他看到那个身穿甩帽衫的少年已经趁着混乱走入人群之中,张扬大吼道:“你给我站住!”
    那少年低着头,混入人群中向门口挤去,郭志强也没走远,他凑过来看怎么回事,张扬大声道:“穿灰色甩帽衫的那个,抓龘住他!”
    郭志强赶紧向那名少年追去,那少年拼命向前方挤去,逃跑中推龘倒了一名女人,郭志江是特种部龘队出身,他的身龘体素质非同一般,挤到了门口,那名少年终于冲出了人群,发足向远方的街道狂奔。
    郭志强怒吼道:“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开龘枪了!”
    那少年一言不发,仍然向前方狂奔。
    郭志强说开龘枪只是吓吓他,他根本就没有枪,看到那少年狂奔逃离,郭志强骂道:“他***!”也大步追了出去。
    那少年慌不择路,刚刚跑到马路中心,一辆疾驰而至的桑塔纳轿车没有来得急刹车,蓬!地撞在他的身上,那少年的身龘体横飞了出去,摔出去足有十米,手中的刀当榔一声落在地上已
    郭志强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他赶紧冲到那少年身边,看到那少年脸色苍白,身上染了不少的鲜血,一双眼睛恨恨看着他。这张面孔稚气未脱,分明是个高中生。郭志强有些慌了,他大声道:“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张扬随后赶了过来,他来到那少年身边,首先封住了他的龘道止血,他也没想到杀人者竟然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张扬握住他的手道:“别害怕,救护车马上就会来,你不会有事。”
    郭志强喃喃道:“这他龘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先救人再说!”
    ……………………………………………………………………………………………………………………………………。
    【月票还是悲催的第十一,咬牙赶上去,今龘晚还有一更,求保底月票!】[db:wangzhi]
医道官途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石章鱼作品集
医道官途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