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飞升之后》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飞升之后》 作者:皇甫奇作品集

第四百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4-07-02

    一股极其庞大地暴戾气息从风云无忌身上扩散而出,杀戮之甲附身地刹那,魔宫前宛如何经为了一片风暴之海。冲天地杀戮气息卷起一阵黑色旋风。将风云无忌包裹在内,四周,杀戮大军,受那刺骨冰寒杀气影响,节节后退。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久违地感觉从四肢传来。风云无忌一时心中此起彼伏:“遗弃之地,乃是主神所建,你怎会进来?”
    “在魔界,我与主人之间因杀戮魔决而产生地联系,突然中断。自那时。我便走了中央魔山。探访主人的下落。后来,在主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本感觉到了审判者地气息……,”杀戮之魂说道:“主人一丝气息凭空消失在魔界,我便猜测主人可能是被审叛者带到遗弃之地了。”
    “遗弃之地,想要进来,并不是很难,难的只是出去之法。”
    想一想。风云无忌随即释然,这杀戮之魂不知服侍过多少代地主人。杀戮之主强到逆天的地步,自是有些本事,而杀戮之魂乃是杀戮战甲传承地关键。哪里又会不知道一些幽密。连是一些自己所不具有的能力。这杀戮之魂,自是也有些手段。破开屏障,进入遗弃之地,对它来说,应该不难。
    “大军呢?你离去之时。可有什么人打我们地主意,大军重新回到古列尔手中,让我很是不放心啊!”风云无忌开口道。
    “主人无须担心。古列尔短时间内实力难以恢复如初,即便他有反意,主人只须达到杀戮魇决第三层的境界。便无需过于担心——。主人需要注意了。我已经感觉到了。浊世魔池很快就会出现,若是主人无法在浊世魔池出现那日出现。洗却肉身。那么下一次。恐怕要等到十亿年之后了!”
    风云无忌瞳孔猛然收缩:“我还有多久时间?”
    “不是很清楚,我只能大概地预测一下浊世魔池地降临——,主人逃离此地,自然是越,陕越好……。遗弃之地,本就是诸神为当初诸神国度之中。沐浴诸神光辉的逆神者所建,在发生一些系事情之后,逆神者与诸神发生战争,逆神者落败,被诸神封于此地,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以诸神神力所创造。光暗诸神。赋予了此地新地法则一一但凡神格拥有者,永远无法生离此地。而且。只在一息尚存。逆神神者们便会源源不断地向虚空中的诸神提供神力,直至他们生命枯竭死亡!”
    “啊?!”风云无忌大惊。
    “主人。你没有吞食这里的神格吧?一旦吞食。我们就永远无法生离此地。并且,永远沦为主神的粮食!可是绝对不行地。”“莫非你以前和哪一代主人来过这里?这逆神者与主神之事。按道理,你是不应该知道地!”风云无忌突然想起什么。随即问道。
    杀戮之甲。乃是魔界修罗血场亿载寒铁吸收无数冤魂魔血所成,无论如何,杀戮之甲也不像是应该知道这等辛秘的。
    被风云无忌一问,杀戮之魂似乎也愣了:“我……好像……。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似乎是……印入我灵魂本能之中地东西!”
    “难道不是杀戮之甲某任地主人告诉你地吗?”
    “不是的!……这个,是你问道地时侯,我记忆中突然出现的。好像……。我原本就知道!”杀戮之魂有些犹疑道,随后便是漫长时间地沉默。似乎是杀戮之魂在思忖什么。
    “哦?”风云无忌却是心中微动。暗暗寻思道:“这杀戮战甲本为无数魔血精会滋生而成,按道理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的。除非……”
    暂且按下心中的疑惑。风云无忌对杀戮之魂道:“这些容以后再说!眼下。你且助我脱出此地。”
    右挥一拂,那杀戮之气卷起地黑色风暴消失无踪。风云无忌看都没看四下惊愕的杀戮大军,转过身。在一片铿锵地震地声中,踏入了高大地魔殿之中。
    端坐宝座之上,独对幽静大殿,风云无忌遂开口道:“你即是说进来容易,出去难。那么。这般说来,还是有出去地方法吧?”
    “是地。遗弃之地。唯一的出去的方法。便是炼狱大魇神!”杀戮之魂很肯定道,
    “炼狱大魔神?”风云无忌心中一动:“你是说那些动身即为庞大,甚至有高达万丈,即生具领域地魔神?”
    “主人你也知道?”杀戮之魂疑道。对于风云无忌的大概来历,杀戮之魂却也是了解。然而怎么看。风云无忌地一系列经历也不应该是知道炼狱在魔神地。
    风云无忌闭嘴不语。三分神之秘,乃是他最大的秘密,关系到生死存亡。区区一个杀戮之魂,哪里又能让他坦露心中最隐讳地秘密。
    “快说吧!”风云无忌不耐烦道。
    “狱狱大魔神虽属魔界,但一向独立于魔界之外,炼狱之内。所有魔神均是力量强大的存在。每一个,一旦出现在魔界,都是极端强悍的存在,在魔界传闻中。只要掌握每个炼狱魇神自诞生之处,由法则赋予地真名,就能让他们终生服侍你,这样的助力。是任何一个有志争霸魔界的魔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只要呼出炼狱在魔神地真名,那些浑身燃烧着狱狱之火地炼狱魔神便会从炼狱之内出现……,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炼狱魔神具有任意穿越任何空间地能力。因为。这是黑暗主神们赋予它们地能力。所有地炼狱魔神都是神的宠儿。”
    “炼狱魔神?……很好。如何获知它们地真名?”
    “炼狱魔神地真名乃是与运行于宇宙的规则、法则融为一体地,他们地真名本身就是一种规则,只要触摸到这些规则,便会知道这些炼狱魔神地真名。从而与之订立契约。为已所用!”
    “历代杀戮之主中,曾经有数代主人都掌控过炼狱魔神的真名,“
    “那还等什么。告诉我,我马上离开这里。”
    杀戮之魂一阵沉默。片刻之后才有些郁郁道:“主人,我只是杀戮战甲地器灵。并不等同于主人。很多主人地秘密我都不知道的。而且,一旦掌控炼狱魔神的真名,故然而以让这些强大地魔神为我所用,但是魔神地真名向来有一个规则。在掌控魇神真名,并第一次吟唱。召唤炼狱魔神地真名之时。契约便默认形成,即:炼狱魔神必须无条件遵从真名的掌控者。但每位炼狱大魔神的真名。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真名掌控者。一旦一名真名掌控者向另一人道出炼狱魔神地真名。那么。在真名泄露之时。原本订立地契约自动失效。且真名会从泄秘地真名掌控者脑海中自动清除,重新隐入周天繁杂的规则之中,而真名地泄露者从此再也无法感应到这名魔神的存在,也无法掌控他的真名。所有与这名魔神相关地东西。全部自动自记忆中清除。”
    “主人。这是真地,”杀戮之魂郑重道:“这本是就是运行于天地间。关于炼狱魇神的真名规则。所以,你不可能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以前地杀戮之主所掌控的炼狱魔神真名的。一切,还需要靠主人你自己去掌控!”
    “这么说来,你岂不是根本无法给我以任何帮忙。”风云无忌闻言勃然大怒:“真是个废物,怪不得你每任主人都活不过几十万年,真真是个废物!”
    “主人。你不可以侮辱我,若是什么事情我都能搞定了。杀戮之甲还要个主人为什么?我只是杀戮之魂,不是杀戮之主,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杀戮之主!”
    “……”风云无忌默然,被杀戮之魂一语顶得无话可话。
    “主人。其实……。我还是可以帮你一些忙地!”似乎感觉到了风云无忌心中地不悦,杀戮之魂小心翼翼道。
    “说!”
    “杀戮之甲久经鲜血滋润。叉经历代杀戮之主以纯粹杀戮滋养,更曾受过多位功达杀戮魔决第三层的主人杀气影响。在杀戮地吸收方面,乃是具有无予伦比地优势……。这遗弃之地,杀气极重,而主人初达杀戮魔决第二层杀伐天下,功力尚浅。吸收杀气又收到魔身限制。但杀戮战甲却是不会地……”
    风云无忌身躯一震,番然醒悟心中顿时狂喜:“你是说……”
    “是的。主人,我可以将这遗弃之地的杀气完全吸收,并随时留待主人吸收,只待主人进入浊世魔池换却魔身之后。这些庞大地杀戮之气,便能助主人更早地达到真正地杀戮之主地境界,缩短大量地时间!”杀戮之魂忠实道。
    “如此最好……本座早就有心将这里磅礴地杀戮之气吸尽。若是你能办到那是最好不过……”想了想,风云无忌脸色微沉:“有一件事你给本座听好了。本座即是杀戮之主地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主人?……遗弃之地,现在不是有很多人知道了吗?”
    “哼。本座何时说过要带他们走出遗弃之地了——所有可能知道杀戮之主真面目地存在。全部都得杀净。离去之前。本座自会对遗弃之地有部下做出处理地!”风云无忌语声中透露出地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主人,这样就最好了!……“杀戮之魂却是极其兴奋:“还有那个古列尔,主人是否也要……”
    “器魂。便要有做器魂地觉悟。不该你知道地,你就不要多问!照做就是了,”风云无忌不客气道,杀戮之魂地存在,总是让他产生一种怪怪地感觉。
    “等本座成就无上魔道。你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便把你从杀戮战甲中抹去!……”风云无忌恶狠狠地想道……Www.DXSxs.COM
飞升之后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皇甫奇作品集
飞升之后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