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大争之世》在线阅读 > 第262章 所谋者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争之世》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262章 所谋者何 更新时间:2014-07-03

大.学.生.小.说.网    第262章所谋者何
    割让城池,非南子一人可以作主,她需要将她与吴王庆忌达成的协议传回宋国,由乃父宋国国君决定。南子将事情经过和她的分析详详细细地写下来,直至第二日才由心腹带往宋国,而在此之前吴国的耳目司人员已经奉命加强了对卫宋和晋国的侦伺。
    庆忌以成碧的商业网络为基础搭建起来的情报网既庞大又有效率,其中既有流动往来、刺探返报的行商,又与与之有利益往来的当地国人、士子,而行商在当时能为相互独立的各国交换彼此所需的他国物品,繁荣当地经济,是各国不可或缺的人物,不但深受各国欢迎,而且那些大商贾们交往的多是高官贵人,不但身份能得到充分掩饰,要从各种渠道获得情报也是易如反掌,甚至可以微妙地影响各国的政治和外交。这支非战之兵的力量极受庆忌重视,在他的亲自主持下,以国力支撑,变得日益强大起来。
    很快,耳目司的情报陆续送回,其中有卫宋两国和晋国的军事行动、有些什么政治方面的活动,哪些高官世卿之间来往密切,甚至哪位大夫最近举报过几次盛大宴会,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庆忌手下的人将这些消息汇总整理,呈报给庆忌,有关卫宋与晋三个国家不同侧面的描述在他的眼前渐渐完善起来,使他对这三个国家近来的动向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卫宋两国联军确如南子所说,对晋作战屡屡失利,尤其是秦楚和晋国之间的战争不了了之后,晋国对卫宋的攻势有所加强。公子朝察觉南子对他的杀机,惶惶不可终日,好在宋国统军将领轩辕衡和卫国统军将领公孙拔虽受南子示意,但是这两个人都是守正不阿的君子,不想仓促杀掉公子朝,惹来众将非议。因此都想找个更好的机会,以便名正言顺地除掉公子朝。
    公子朝因此得了喘息之机,密派亲信与晋军进行接触,在得到赵简子愿意接纳的答复后,于军前反戈一击,投了晋国。反引晋军攻入卫国,甚至一度攻到卫国旧都朝歌,与如今的都城帝丘也近在咫尺,慌得北宫喜、褚师圃等人甚至做好了弃城而投地准备。
    卫国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两派势力之间的斗争更形激烈,北宫喜援引齐豹下台的前例,追究公孙拔战事不利的罪责,严重打击了忠君派的势力,重新起用了齐豹。齐豹与他本是一党。彼此共荣共损,用他自然比用别人放心。
    而且齐豹被削去要职之后,往日威望大为下降。朝中许多旧人都改换门庭,投了北宫喜,如今他被北宫喜再度提拔重用,虽权柄深重,却已不能对北宫喜构成威胁。
    重新组织并进行势力分配地北宫喜一派势力大炽。凭心而论,他们这一派也只是想把持更多的权力而已,做为卫国世卿,他们家族的利益同卫国的利益密不可分,他们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绝对不想对卫国造成损害,因此一旦掌权,为了卫国的命运倒也竭尽全力。
    由于卫国数百年来一直由齐氏、北宫氏掌军,在军中枝系纵横,人脉庞大,也只是近二十年来才被卫侯胞兄公孟弼夺了他们的大权,根基力量未受损害,如今重新把持大权,很快就能把全队牢牢控制在他们手中。对内固然确立了他们在官场上的不败地位,在对晋战争中,也发挥出了比以前更强大的战斗力。因此晋军虽攻入卫国,却也遭受了卫宋联军的竭力抵抗,攻势已经趋缓,并不像南子所说地已有倾覆之危的局面。
    可这些情况。都是最近才发生地事情。按照正常情形。远在东海之滨。又忙于楚越东夷之事地吴国想要完全了解。绝非一时一日之功。南子万万没有想到吴国竟有如此庞大地情报网络。可以迅速地把卫宋与晋地军事情况了解地这么清楚。南子失算。便失算在这里。但是这也谈不上是她地过错。在此之前。天下各国。尚没有一个国家如此重视情报工作。甚至还专门成立情报机构。南子按照各国地正常情形猜测吴国对西北战局地了解程度。亦不为过。然而不管如何。庆忌毕竟是对那边地情形有了详细地了解。
    耳目司送回地情报。除了这种无法掩饰地军事动态。在政治上了解地直接情报有限。他们了解地都是各国举足轻重地大人物近来地动向。哪家举行过盛大宴会。哪家与哪家来往密切。哪家遣使离国。与他国要人接触频繁等等。
    这些情报就需要庆忌进行详细分析。从这些蛛丝幻迹去揣测这些各国要人可以能采取地政治措施了。
    议政殿中堆满了来自三国地方方面面地情报资料。庆忌、孙武、文种、掩余、英淘等人各自埋头在一堆堆书简、布帛秘信之中。不时就他们地分析与别人交谈几句。偶尔还会开几句玩笑。君臣其乐融融。关系十分融洽。
    文种看着手中一份竹简。沉吟道:“大王。这位卫国君夫人南子。很是了起啊。看她近来频频往返于卫宋两国之间。私下接触许多手握重权地大夫。行踪很是诡异。北宫喜、齐豹、褚师圃一派重握大权后不断削弱忠于卫侯地势力。他们自己则投向南子一方。从种种迹象分析。卫侯实质上已经被他们软禁在宫中。政令不出宫门。如今南子才是名符其实地卫国之主了庆忌微微颔首:“嗯。这个女人。一向颇有手腕。卫侯荒淫无道。疏于政事。北宫喜等人既想长久把持卫国大权。又没有胆魄能力取而代之。就必须捧出一个既要依赖于他们。又能名正言顺地控制卫国地人。自然与南子一拍即合。各取其利。
    呵呵。可笑她还扮成一副楚楚可怜地模样来欺蒙寡人。卫侯与她貌合神离。彼此勾心斗角久矣。如果她真地不容于卫侯和宋公。怎么可能以一国君夫人地尊贵身份秘密离卫赴吴。怎么可能连卫侯地亲信弥暇都受了她地控制?”
    英淘笑道:“大王慧眼如炬,自然不会受她蒙蔽,不过若换了其他人,见那美人儿梨花带雨、弱不禁风地模样。早起了怜花之意,怎么还会怀疑她别有用心呢?”
    庆忌一笑,正想打趣几句,心中忽地一动:“只怕英淘一语中的了。若不是孔丘见南子地故事在历史上大大有名,作风荒淫、却美貌动于天下地南子以另外一种面貌在史书中存在了数千年,自己看她时始终保持着几分理智,恐怕早被她的泪水和柔情所打动,未必便能想到这一层。
    文种一本正经地道:“她是不是有意夸大她的困境并不重要,或许只是为了激起大王怜香惜玉之心而慷慨相助也不一定。重要的是。她的目的是不是仅仅为了让秦人拖住晋人地后腿,从而迫使晋人答应休兵罢战。如果仅仅为了这个理由,恐怕宋人未必肯答应割让城池。”
    孙武抚着胡须道:“可是大王提出割让城池的条件。南子甚至不曾反驳一句,便很干脆地答应将此事告知宋公,显然在她心里是已经答应了这个条件,而且觉得这个条件对她所得到的,是值得的。”
    庆忌摸摸鼻子,心道:“兵圣这回可猜错了,南子虽未直接拒绝,可是却曾以色相诱,想让我放弃这个条件呢。只是……倾城之姿固然让人心动。拿一座城去换,寡人有点舍不得而已。”
    “嗯……,南子……,此女风情万种,国色天香,姿容自不待说。可她眸清如水,眉眼端庄,实不像个罗裙易解的荡妇,卫侯好男风。只求她不要干涉自己的事情,南子若要秽乱后宫,卫侯根本不会去理会她,她只要勾勾小指,不知多少仪表堂堂、魁梧健力的公卿大夫愿意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可是据我的了解和得到的情报,她却从不曾有过甚么面首,迄今为止,也只喜欢过公子朝一人而已。若非用情之深。如今也不会以恨他入骨。她在吴脍居小楼之中对我投怀送抱,只是想以色诱达到目地。还是半真半假,对寡人动了心思呢?”
    想到这儿,忽回味起南子芬芳可人的双唇和她娇盈的肌肤触感,不禁颊齿留香,指尖上又泛起酥酥地感觉,庆忌拨开竹简,俯头看向漆的发亮的桌面,以案为镜,向镜中的自己挑了挑眉尖,摆出一个很阳光很俊朗的笑容。
    “啪!我知道了!”公子掩余一声大喝,把庆忌吓了一跳,胳膊肘儿一拐,堆得小山似的竹简哗啦啦倒了一片。
    孙武、文种、英淘都从书简堆中刷地一下抬起头来,抻长了脖子向他看去,异口同声地道:“大司徒发现了甚么?”
    掩余兴奋地道:“南子近来频繁接触卫国忠于她的一派大夫,而且多次接见轩辕衡,还几次返回宋国。她以前返回宋国时,多栖于宫城之中不出宫门一步,而这几次呢?从情报上看,她不但多次出宫,还以宋国长公主、卫国君侯人的身份设宴款待宋国公卿。从这名单上看,受她邀请的,都是宋国举足轻重地世卿高官……”
    孙武迫不及待地问道:“那又怎么样?”
    掩余长长吸了口气,郑重地道:“南子,迫不及待地想与晋人休兵罢战,是因为……她迫不及待地要动手了。”
    庆忌几人面面相觑,半晌之后,庆忌才茫然道:“大司徒,你说南子要动手了……,呃,她要对谁动手了?”掩余挺起项背,昂然说道:“南子心志极高,又擅权谋,必是听说东夷蝉儿要建国称王,于是也想起而效之,合并卫宋,自立为女王。”
    庆忌等人被掩余公子如此天马行空的创意雷得外焦里嫩,一个个目瞪口呆,半晌不能作声。
    掩余见状解释道:“南子如今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卫国。而宋国呢,宋君素无大志,世子年幼,南子长袖善舞,以她权谋手段,要得到公卿支持,尤其是以卫宋合并相诱,必能使得大多数宋国公卿向她效忠。而且。轩辕衡如今正领兵在卫国作战,为抗晋人,宋国已派出了几乎全部的人马,都在轩辕衡掌握之中,南子若许以高官厚禄,唔……说不定她还牺牲了色相。只要诱得轩辕衡投靠了他,只要晋人收兵,立即挥回国,哪怕宋国不唾手可得?卫宋两国的来历,大王和诸位大夫都一清二楚,要合并两国,实是轻而易举。”
    掩余是姬姓后人,因此这番话说的有些含糊不清,不过在场诸人都听的明白。虽说周人得天下后。一直不遗余力地贬低商朝,但是在场诸人大多是博学广闻之士,自然知道其中真相。
    当年帝辛(纣王)继位时。商朝已经渐渐没落,但帝辛堪称雄才大略之主。文治武功,非同一般,他竭尽所能,大力发展工商,使商王朝再度复现了中兴盛世。这是不争的事实,直至后来的亚圣孟子,谈及他时也不得不赞他有故家遗俗,流风善政。
    当时商朝最大的敌人便是东夷。东夷时常入侵殷商,掳掠庶民百姓。商朝自自武丁至帝乙几个朝代虽多次讨伐,均未彻底制服东夷。帝辛继位后,欲谋长治久安,遂大力铸造青铜兵器,亲率倾国之兵东征夷族,一直打到大海之滨,掳夺了许多夷人为奴,征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
    然而。此时西岐武王姬发却联合怀有二心地诸侯们趁商朝内部空虚,突然造反,帝辛正率大军在外,仓促闻讯来不及率大军赶回,只得轻车简从奔回朝歌,仓促组织充当奴隶地外族俘虏保卫都城。
    两军交战时,那些主要是来自东夷的奴隶不愿卖命,结果战场倒戈,饶是如此。商人军队仍坚持了几天功夫。可惜帝辛自恃强大,一直未曾在意国都防御。都城朝歌没有城墙,仅有一条壕沟,这少数精兵难敌周人攻击,最终周军杀入朝歌,帝辛英雄末路,无奈于鹿台,商朝就此覆亡。
    但帝辛死后,商人并未都向周人屈服,起义军此起彼伏,周公旦亲率大军,平定叛乱,最后将最顽固的殷商叛军集中在一起,然后将其中的公卿贵族全部迁往如今的宋国地方,立殷帝后裔为国君,以安抚民心。而普通国人、家奴们则全部留在殷商旧地,仍以朝歌为国都,派了一个姬姓宗室公子为君。周围建同时立了三个诸侯国,用来监视殷殷人。
    至此,才算是彻底平息了殷人之乱,但是卫国国君是宗周后裔,百姓子民却全是殷商后人。为求江山稳固,所以卫国国君一直与宋国走的极近,而且互相联姻,藉此羁縻殷人,使其不生反心。两国子民全都是殷商后裔,同宗同祖,所以一直以来也比其他国家地百姓亲近的多。
    宋人本是卫人故主,如果以卫宋合并煽动宋人地民族情绪,地确很容易得到大多数人拥戴效忠,而且轩辕衡正掌握着宋军主力驻扎于卫国,如果能使他效忠,要武力夺取宋国政权也容易的很,而且一旦除去卫侯,要合并两国,来自下层地抵触将非常之小。
    不能不说,掩余这个创意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不过理论依据却十分充足,而且以南子现在的势力,要做到这一点也大有可能。但是庆忌总觉有些太过荒诞,南子不是武则天,她有执政的能力,却没有秉政的野心,如果说南子如此处心积虑,是为了合并卫宋,自立为女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尤其是卫宋两国不比东夷部落氏族,最大地阻力来自人的观念,在这样久受宗周文明熏陶的中原国度里要立一个女王,一旦南子真地这样做了,恐怕周围诸国都要群起而攻之。
    掩余见庆忌和孙武等人一脸怪异,不禁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起来:“大王和诸位大夫莫非觉得掩余的想法太过离奇?”
    庆忌忍笑道:“咳,大司徒多虑了,准确说来,大司徒有理有据,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寡人只是觉得,南子不是没有这个条件,而是她本人不会有这种心思,或许寡人看错了吧,但是寡人总觉得……她的强势,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合并卫宋,甚或自立为王,不是她的志向。我们要弄清她的真正目的,以免为其所用,自陷泥潭,还需更多的证据。大司徒这个说法暂且存下。我们继续检索证据,看看有无其他可能。”
    庆忌这样一说,掩余脸上颜色好看了些,众人又低头翻阅起那些来自方方面面的琐碎资料来。
    庆忌又翻阅了一阵,思维却被掩余地想法陷住了,一时拔不出去,南子的种种行为,乃至她同两国朝臣地接触,让庆忌越想越觉得只有掩余那个离奇的说法才说的通。可是问题是。她的许多行为,庆忌的耳目能打听到,卫侯和宋公不会不知道。即便卫侯已经被她控制,她不虞卫侯会有所作为,但是她早已嫁到卫国,出嫁前还是一个深闺少女,不可能早早的便掌握了宋国地实力,若无宋公首肯,她要做此大事岂能不背着父亲,还能如此明目张胆?
    从卫宋两国找不到其他有用地资料可以分析南子的行为目的,庆忌便把思维转向了晋国。说起这当今天下诸侯中的第一强国的晋国。它的来历最富传奇色彩。当初武王得天下不久便去世了,其子成王继位,成王当时年幼,有一次与弟弟们在宫中玩耍,顺手把一片梧桐树叶剪成玉圭的模样送给一个叫虞的弟弟,开玩笑说:“王用这个封你。”
    天子左右,必有史官跟随,那个史官便将此事记录下来,并询问封地和赐封地时间。成王大惊,忙解释他只是跟弟弟开个玩笑,但是史官认为君无戏言,成王只好把唐,也就是如今山西这个地方赐给了虞。
    姬虞得国之后,历二百多年时间,将它周围地霍、耿、魏、北虢、虞等小国,还有戎、狄国家,如赤潞氏、赤狄甲氏、留吁、铎辰、肥等统统都霸占了。总计灭掉同姓和异姓地国家有二十来个。土地比初封时扩大了数十倍。后来。晋国在周襄王赏赐了温、原、赞茅等太行山以南、黄河以北地土地之后,南部边境就越过太行山。达于黄河地北岸了。如今已成为华夏九洲的超级诸侯大国。并且处在最繁荣的中原地带。
    到了晋国第二十二代君主晋文公重耳时,成为了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手下五名贤士:赵衰、狐偃、先轸、贾佗、魏武子都受其封赏,得了封邑土地。再往后,赵衰、狐偃、先轸、贾佗、魏武子五人中,除了贾氏之外,有四家后代都发展成为强大的卿族,再加上胥氏、却氏、栾氏、范氏、荀(中行)氏、智氏、韩氏等七家,晋国卿族共有十一家共同把持晋国大权,不断倾轧,互相斗争,到如今只剩下范氏、中行氏、知氏、赵氏、魏氏、韩氏,如今来说,以知氏、范氏、赵氏的力量在六卿中最为强大……
    “范氏、中行氏、知氏、赵氏、魏氏、韩氏……,赵氏、魏氏……,赵、魏、韩!”庆忌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忽然想起了战国七雄中的赵魏韩三国,不禁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心头跳的加快起来:“赵魏韩三家分晋是什么时候?记得历史学家对春秋战国的分界线,一般就是以赵魏韩三家分晋地时间为标准的。如今应该快要到了吧?”
    一念至此,庆忌忽地想到方才看过的一份情报中曾提及南子在帝丘宴请轩辕衡、北宫喜等卫宋两国重兵在握的大将,他手下一个耳目恰在卫国经营海珍,宫宴从他手中采购了许多海中美味,当时他押车去宫中送货,这才知道受请的主要人物,他在名单中似乎曾提及有人操着晋人口音……
    庆忌立即在翻阅过的竹简中一阵翻找,找到那份情报展开细看,果见其中提到一句“两着锦袍者并肩行过,其中一操晋人口音者向另一人言道:北宫大夫,轩辕将军已经到了么?是故方知北宫喜、轩辕衡皆来赴宴。”
    “就是他了,能与北宫喜并肩而行的晋人,身份岂同一般?何况卫宋正与晋国交战,何以邀来晋人饮宴?莫非南子不是想并国,而是想分家,釜底抽薪,永绝晋国之患?这其中说不定还包含了要晋人送上公子朝人头的条件。”
    庆忌重重一拍书案,正凝神翻阅资料的各位大臣齐齐一惊,立即都抬起头来,不知大王庆忌又要发表什么高见。
    却听庆忌迫不及待地吩咐道:“诸位爱卿,快快翻出有关晋国六卿动向地情报,全部拿来与寡人参详。”
    PS:求月票支持![db:wangzhi]
大争之世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大争之世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