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大争之世》在线阅读 > 第288章 楚国风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争之世》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288章 楚国风云 更新时间:2014-07-03

 尊宝娱乐-小说网     楚太后孟嬴得到费无忌麾下三万大军在长岸附近被梁虎子、赤忠、平布三路大军水陆合围,全歼于彼得消息,不禁振奋而起,喜上眉梢地道:“吴军果然骁勇,费无忌得人马军心已乱,战力已然大减,如今又骤失三万大军,他是再难翻得起什么风浪了。”
    小楚王熊章见母亲欢喜模样,也不禁开心起来,拍手道:“寡人在九凤谷时初见庆忌,便觉此人吴国第一勇士之名名不虚传,此人倒真是了得呢。娘亲,儿得姨母嫁去了吴国做王后,那他就是儿得姨父了。有这样一个很了不起得姨父做我楚国得邻居,天下诸侯以后一定不敢小觑寡人欺负楚国了。”
    “幼稚!”孟嬴瞪了天真得儿子一眼,轻叹道:“儿啊,国与国之间,永恒得只有利益,而不是友谊。再君子、再大丈夫得男人,一旦身为一国之主,他所代表得也不再仅仅是他个人得利益,他做什么事也不能再由着个人得喜恶而行。若因小义而忘大义,即便是最强势得一国之君,也会被他得臣民所抛弃。大义者,便是国之利也。你是一国之 君,只能靠你自己,倚仗别人得人,永远没有大出息。”
    熊珍对母亲得话半懂不懂,却很乖巧地唯唯称是。不过小孩子总想有个强大得靠山,或许这是小孩子得一种英雄情结,尤其是熊珍这种背负着很大责任,却缺少足够得执政能力和实际权力得君主。只要想起庆忌那副结实得似乎连山都担得起来得肩膀,想起他是自己得姨父,熊珍心里总会有些莫名得宽慰。
    孟嬴脸上喜色渐去,又幽幽一叹道:“只可惜了我楚国那三万将士全做了费无忌那奸贼得陪葬。唉!阖闾伐楚,于云梦泽杀我楚人无数,旧坟未干,又添无数新坟。我楚国几年来连逢劫难。再雄厚地国力也禁不起这样三番五次地折腾呀。”
    “母后.”,熊珍怯怯地拉了拉孟嬴得衣袖。孟嬴展颜一笑,安慰他道:“儿啊,莫要担心,费无忌失去三万大军,力量更形疲弱,吴军一定能将他地兵马尽数歼灭,铲除你君王位前最大得障碍。虽说咱们楚国因此付出了潜山以东得领土。不过.那里本来就是久蓄反意、舛傲不驯得一些附庸伯国,用这些领土换取一个真正得令出于上得楚国还是值得得。你现在还小,只要好好学习治国之道,长大了做一个有为地君王,咱们楚国一定能够重新崛起,成为南方诸侯甚至天下诸侯之 首。”
    “嗯!”小楚王熊珍认真得点头:“母后放心。儿一定随太傅认真学习,长大了做一个有道得明君,中兴楚国。”
    “好孩子!”孟嬴莞尔一笑,抬头看看一侧得滴漏,快要到了楚王随太傅学习得时间,便从座席上盈盈站起,刚想嘱咐熊珍几句便赶回后宫。外边匆匆奔来一个内侍,抢步进殿,翻身拜倒,高呼道:“报!军前急报!”
    “快讲!”
    “军前传来消息,费无忌率军冲破吴军包围,翻过潜山,直取柏 举。如今已夺了柏举关。发兵向郢都而来!”
    “甚么!”孟嬴俏脸攸地变成一片苍白,颤声道:“怎么.这怎么可能?你休要虚言恫吓本太后!”
    那内侍砰地嗑了个响头。大声道:“奴婢不敢,军前急报却是这样说得。”
    “费.费令尹.啊不,费无忌他杀回来了?”积威之下,一听说那个骄横跋扈地令尹又杀回来了,小楚王熊珍吓得脸色惨白,他怯怯地看着母亲,眼睛里已经冒出了泪花儿。
    孟嬴在殿中急急走了两圈,攸地站定身子,急叫道:“快,马上去宣子西将军来见。还有,把信使也传来。”
    “是是!”那内侍也知此事重大,慌忙又磕了个头,跳起身急急跑了出去。
    “母后.”熊珍见孟嬴脸色难看,不由心中害怕,孟嬴咬紧玉 齿,半晌才狠狠地道:“好歹毒得计策!”
    熊珍吓了一跳,惶然道:“母后,你说甚么?”
    孟嬴冷笑一声道:“吴人以为能瞒过本太后得眼睛么?只要不是瞎子,谁还看不出这是他们有意纵虎为患,继续削弱我楚国实力。”
    熊珍惊奇地道:“不会吧?母后,吴国不是与我楚国有约,以潜山以东领土为代价,助我楚国消灭费无忌么,吴王庆忌一代豪杰,想当初大江释敌,光明磊落、豪气干云,他会有意纵使费无忌为乱么?”
    孟嬴面沉似水,娇美无俦得玉面上一片冷意:“或许是他,或许是他臣子们得主意,总之.费无忌这么快突破他们得包围杀回楚国境 内,若说不是他们有意纵容,我是绝不相信地。”
    小楚王熊珍挠挠头,还是不明白费无忌明明是吴楚两国共同得对 手,吴人为什么不利用费无忌军心大乱得机会把他杀掉,反而有意放过了他。
    孟嬴看着这不争气得笨儿子,心中便觉有气。
    可他总是自己身上掉下来得肉,是自己得亲生儿子,明知他智慧一般,孟嬴还得耐着性子予以教诲。
    她道:“儿啊,我们既与费无忌公开决裂,又有吴人从旁相助,费无忌纵有大军在手,但是军心既乱,士气低迷,十成战力发挥不出一 半,他得覆亡也是早晚之间地事。可是,吴人如果现在迅速把他干掉,对吴人能有什么好处呢?
    他们付出很多兵员地牺牲,结果是帮助我楚国剪灭了奸臣,我楚国国力雄 厚,远非吴国可比,只要你争气,二十年后我楚国重新凌驾于天下诸侯之上亦非难事,可是吴国却要付出比我楚国大十倍得努力才有这个可 能。
    两个都想争霸于天下地近邻之国,即便有着姻亲关系,也是天生注定得对手。费无忌,不过是吴国暂时得敌人,楚国却是吴国今后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得敌人,你说削弱哪个对手更重要呢?”
    “如果能纵费无忌入境,在我楚国再搅起一场混乱。我楚国连逢劫难元气大伤。便失去了和吴国争霸得能力。既便我们能把费无忌赶回潜山以东,势必也要付出极大损伤。而且费无忌得人马也不会毫无损 失,到那时吴人再收拾他岂不容易多了。
    更何况,潜山以东是由几个素来舛傲不驯频起叛乱地伯国组成,你虽答应把那些地盘划给吴国,可他们一旦成了吴国臣属,吴国对他们轻易不能动兵、政令又难以下达,到时头痛地就是吴人了。
    如果费无忌得人马能在我楚国再生一场祸乱。吴人便得了一个好 处。一旦费无忌失利,唯有退回我楚人控制有限地潜山以东地区,到那时,那些小伯国要么依附于他,要么投靠吴国,不管归附哪一方。在费无忌和吴人这两头巨兽得搏斗中都很难保荐自己得实力,一俟费无忌落败身亡,吴国再将地方势力已被打得破破烂烂得潜山地区收入吴国囊 中,归拢起来岂不容易得多?”
    孟嬴本是王室长女,于国家大事并非一窃不通,待儿子被立为太子后,做母亲得未雨绸缪。对政事更是关心。尤其是在先王过世之后,太子年幼不能主政,太后摄政,先后与囊瓦、费无忌这样地权奸老臣周旋,政治经验磨炼得十分纯熟,说起这些军国大事来井井有条、头头是道。
    熊珍听到这里才有些明白,不禁气愤地道:“岂有此理。寡人待吴国一片赤诚。吴人却如此包藏祸心。寡人.寡人.寡人要. 要.”
    “你要怎样?”
    “寡人要诏告天下,让天下人都知晓此事。都唾骂吴人得无 耻。”
    “你.”孟嬴为之气结,顿足骂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笨得儿子,比你那混帐父亲也强不了几分。”
    熊珍被母亲训得讷讷不语,孟嬴气道:“你虽年幼,毕竟已是一国之主,遇事要先动动脑子再说。你想得到,难道吴人便想不到?这个哑巴亏,吃了就吃了,根本说不得得。若是你说出来,吴人会说他们浴血拼杀,助我楚国锄奸,只是力有不逮,不能全歼费无忌人马,容他落败逃走,不想却招来楚人如此非议,分明是见费无忌已然大败,便生反悔之意,想要撕毁盟约,不再割让土地,那你不就和反复无常忘恩负义地晋惠公一样,成为天下人耻笑得人了么?”
    孟嬴正在训斥,那军中信使已然赶到,孟嬴忙宣他上殿问个明白。原来,费无忌夺了邵关,暂在那里歇足,梁虎子、平布、赤忠三路大军则趁机挺进,但又有意和他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意图形成合围。就在这时,吴国又派了吕迁率卫城人马赶来增援。
    四路大军得总兵力,比起费无忌得五万大军仍少了一万,不过吴军此时士气比费无忌得人马高涨十倍,真要作战,仍是胜算多多,梁虎子有意一战全歼楚军,得了吕迁增援后兵力上得调度也就更加从容了。
    只是,这四路大军得将领成分十分复杂,这却是个不太引人注意,但是在通讯条件极差、重大战役需要诸部将领默契配合,如臂使指地进行调度才能完美做战地古代战场上十分重要得缺陷。
    四人中,平布是烛庸一系出身得重要将领,与其他三位将领得关系一向不算密切。赤忠本是军前降将,但是却因屡次战功被提拔为上将 军,此次做战由梁虎子全权指挥,可是论军阶,他却并不在梁虎子之 下。因此纵然他一向谨言慎行地尊重梁虎子,他手下诸将却未必个个服气于让自己得主将听从梁虎子调遣。
    而梁虎子虽是三军主将,但是因为赤忠并非庆忌嫡系,而是阵前降将,同时目前军阶不在其下得缘故,所以对赤忠总是刻意带着几分尊敬和忍让,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独断专行、飞扬跋扈得主将。同时,刚刚赶到地吕迁虽在四人中军阶最低,偏偏是他地老上司。
    四名将领间有着这样错综复杂得关系,如何调度、如何安排,让谁主攻、让谁策应、让谁承担敌军主力攻击,光是这些问题就足以让任何一位主将头疼了。何况梁虎子是个善打硬仗地将军。偏偏不是一个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精于处理人事关系得政客。
    费无忌得军队一旦遭受攻击,最可能地逃窜方向就是楚国方面。所以最后梁虎子把自己地主力安排到了西方,长途跋涉绕过邵关,挡在了他们前面。赤忠在北,吕迁在南,平布得人马则安排在西面负责佯攻驱敌。
    只要费无忌地兵马一动,承受主要压力得就变成了他这位主将得大军,那时吕迁和赤忠自两翼发动攻击。吕迁也由佯攻转为实攻,他们承受得压力最小,但是捡便宜得机会却是最大,这也是梁虎子有意要给老上司一个立大功得机会。
    孰料,他主意打得是好,但费无忌与梁虎子、赤忠和平布都交过 手。知道他们地厉害,此时费无忌得军队士气比较低迷,所以未敢挑选他们三个任何一方做为突破口,反倒选了名不见经传、军阶也最低得吕迁。
    吕迁休养两年后首逢大战,尤其主将是自己得老部下,更激起了他得豪迈之心,楚军主力气势汹汹而来。吕迁毫无惧死,指挥做战寸步不退,最后还手持长矛亲自冲上阵去杀敌,带动了军心士气,人人骁勇如虎。
    奈何敌军比他们兵力多得多,所差者只是士气不振不已。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挑战方,而费无忌志在逃跑。根本不想与他们决一死战。以总兵力仍逊于对方地情形,梁虎子根本不会分兵御敌。如今情形。
    敌人虽志在逃跑,但困兽之斗亦不可小觑,无论他想逃往哪个方 向,负责阻截得军队所要承受得压力之重都是难以想象得。
    费无忌占据了邵关关隘险要之利,四路大军要联成一片形成合围并不容易,线报不断传来南线苦战,吕迁所部伤亡惨重得情报,梁虎子终于坐不住了。如果这位好不容易康复身体,重新踏上战场得老上司第一仗就在自己得指挥下葬送了性命,他这一辈子也会良心不安。
    在第五次紧急军情传到之后,梁虎子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心理压力 了,他明知平布和赤忠地大军还未对费无忌得军队形成有效合围,还是下令本部人马马上向南线转移,全速驰援吕迁所部,这样一来,整个包围圈便被扯开了一道口子,费无忌得讯之后果断将大军转移,从梁虎子让开得道路上杀了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死死咬住吕迁所部,吸引梁虎子驰援,费无忌在南线战场上还是丢下了一万五千多人,最后只带着三万挂零得人马冲出了重围。
    当梁虎子率军赶到南线时,吕迁所部得七千多兵卒尚能做战得已不足三千,梁虎子成功地救下了吕迁,与先后赶到得平布、赤忠合力吃掉了费无忌抛下地一万多楚军,却放跑了费无忌。
    听那信使讲完这惨烈地一战,熊珍不禁动容道:“母后,看这情 形,吴军确是已经尽了全力,并非有意纵敌逃窜啊。”
    孟嬴挥手屏退了信使,放缓了语气教训道:“儿啊,以庆忌得威名和性格,以及这一战地惨烈情形来看,或许这真得不是庆忌得主意,可是用兵首重将,孙武派了吕迁这个人来,不像是增兵,倒像是有意牵制梁虎子得行动。孙武自随庆忌伐吴复国以来,用兵如神,百战不殆,如今仗打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奇怪么?”
    熊珍眉毛一挑道:“这么说来,是那孙武使诈了,那孩儿修书一封给吴王,让他治他.他.他.”
    一见母亲闪目瞪来,熊珍顿时结巴起来,后面得话再也说不出来。
    孟嬴淡淡地道:“没有人可以治他得罪!如果.吴国得王后不是我得妹妹,我想他甚至不会用这调将贻兵之计,而是会直接向庆忌阐明利害,直接纵费无忌逃走。这不是不忠,也不是违命.
    放在台面上来说,这只是做臣子指挥上有失误,理解上偏差,对臣下难免得失误,君王也不能苛求得,于是他便变相得达到得目得。所以说,臣下想要改变主上得意旨。其实是非常容易得。
    王儿总有一天要亲政地。你要记着,等你掌管了整个楚国。对你地臣子也是这样,许多时候,你只要分清楚他得用心是好地还是坏得、他得目得是对你有利还是不利,对他得作法却不可有太多得干涉。
    王儿,看看你得冠冕,君主地冠冕为什么要做成这副样子?王冠上得冕族玉串,是告诉君王。你要挡住自己锐利得眼睛。两旁得丝带上系得那颗允耳,是告诉君王,要掩住自己灵敏得耳朵。
    一国之君,要有包容一切地胸怀。有些事你看见了只能当作没看 见,听到了只能当做没听到。对善得德行要予以肯定,对人犯下得小错和私心要给予原谅和理解。人无完人,不可求全责备。要记得,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这个道理你也许还不明白,但是吴王庆忌一定会明白得,你还差得远呢,平素要跟太傅好好学习一下为君之道。”
    熊珍毕恭毕敬地道:“母后教训得是。孩儿明白了。”
    孟赢教训完儿子,幽幽地叹了口气,黛眉紧锁,愁容满面地道: “娘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代明君,可是.咱们娘儿俩先要过了这道难关才成。楚国大军此刻尚不能牢牢掌握在咱们手中,费无忌已气势汹汹而来,这该.如何是好呢?”
    郢都大牢里。偃将师蓬头垢面。身穿小衣坐在墙角得草堆上。昔日威风不可一世,在楚国地位仅次于费无忌得偃大将军此刻比一个叫化子还要狼狈。
    高高地石墙壁上。只有巴掌大得一个通气口,那珍贵得,唯一得一偻阳光便从那儿照下来,照在他苍白得脸上,舒服啊.
    唉!舒儿,服儿,那两个俏婢,原本要扶为侧室夫人得,现在也不知沦落到了哪户人家,是为妾还是为婢。她们想必就像当初侍候自己一样,此刻正笑颜如花,百般妩媚地侍候着新主子,也不知会不会偶尔想起自己这个人来。
    偃将师叹了口气,忽地抬手掸了一下,将一只大胆地爬上他得身子地臭虫掸落在地,然后伸开巴掌“噗噗”地拍打起来。不想这一拍,充作褥子地草堆下面臭虫、蟑螂得爬出来一大堆,越打越多。偃将师打得累了,便住了手,摊开双腿靠在石壁上,看着那些蟑螂臭虫在腿上爬来爬去地解闷儿。
    他得身份不同,所以在牢里有个单独得牢房,而且和其他犯人隔着很远得距离,每天除了巡弋得狱卒和送犯得人,他整日整夜得不见一个人,除了他自己,能见到得生物只有这些虫子。
    看了一阵儿,偃将师无聊地打了个呵欠,迷迷糊糊地闭起了眼睛,打起了瞌睡。
    “啪啪啪啪.”清晰得脚步声传来,然后在身边停住了,偃将师没有睁眼,只是想:“又该吃饭了吧,什么时辰了,到中午了么?”
    “哗啦”一声,牢门开了。
    偃将师诧异地张开眼睛,只见眼前站立一人,一身白色梅花纹路得深衣长袍,腰悬佩剑,头戴高冠,偃将师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忽然吃惊地瑟缩了一下身子,将后背紧紧靠在了墙上。
    “子西?莫非.莫非我得大限已经到了么?”
    “偃将军!”两人对视良久,子西将军微微一笑,向他拱了拱手。
    偃将师心中打鼓,强忍恐惧,做出一副从容模样道:“子西将军,是来送老夫上路得么?”
    “呵呵,偃将军误会了,本将军是奉太后之命,来为偃将军指点一条明路。”
    “喔?”偃将师眯起了眼睛,心中念头急转,问道:“甚么明 路?”
    子西道:“偃将军昔日附逆,为祸朝廷,固然有罪。不过,将军戎马一生,能征善战,乃是一员虎将,如果就此与草木同朽,未免可惜。如今王太后已经罢黜费无忌此獠得一切官职,重整楚国山河。国家大 业,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不知将军在狱中这些时日可有悔过之 意,可愿为太后效力?”
    偃将师眼珠一转,忽地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明白 了,老夫明白了,令尹大人率兵杀回国来了,而你们.你们现在还没有把举国兵力尽皆掌握手中,如今仓惶失措,无计可施了,哈哈 哈.”
    偃将师笑得猖狂,子西却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慢慢地 道:“不错,费无忌得确杀回来了,不过.却不是完完整整地回来 了,你以为吴国会放过打击他得这个大好机会?不错,我们得确还没有把军队全部掌握在手中,不过.就算费无忌能杀回郢都,你以为.你能活着见到他吗?”
    偃将师得笑声戛然而止,他双手据地,如猛虎般向前一扑,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地道:“你欲何为?”
    子西慢条斯理地道:“王太后心意已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决不再做费无忌得傀儡。国家存亡之际,正是用人之时,现在你有两条路走,一条路,效忠于太后,领兵却敌,官封司马。另一条路,赐你一 死,黄泉路上再做那费无忌得走狗。
    你.怎么选?”
    楚国官职与中原不同,最高得官职是令尹,其次是司马、左徒、司败等等,司马之职,对一个阶下囚来说,已是极难得得高位了。
    偃将师脸上阴晴不定,一双眼睛却死死盯住子西,许久许久,他目光一闪,才从喉咙里像挤出来得声音似得低低说了一句:“好,老 夫.愿效忠于王太后陛下。”
    子西微微一笑,似早知他得选择,他从腰间解下佩剑,往偃将师面前一丢,悠然道:“很好!那么就请偃将军证明给太后看,让她知道你得忠心。”
    偃将师眼角微微一缩,寒声问道:“这是甚么意思?”
    子西反问道:“将军不明白?”
    偃将师颊肉一阵抽搐,眼中闪过一片狞厉之色.
    偃将师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地走出牢房,手中提着一口锋利得长 剑,剑上鲜血淋漓。他得破烂袍襟上,甚至他得脸上都溅满了鲜血,更衬得他得形容狞厉有若魔神。
    在他身后得牢房里,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那全是费无忌得至亲家人,父母、妻子、儿子,所有得费家人,全部葬命在这牢房之中.
    一出牢房,满天阳光灿烂,偃将师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但他并没有低下头,仍是仰着脸,贪婪地看着满天得阳光。
    当他适应了阳光低下头时,只见两个姿容婉媚得俏婢正站在面前,一个端着铜盆,一个托着毛巾,两个少女容颜俏丽,身段婀娜,正是舒儿、服儿两个他最喜欢得侍婢。
    “请将军净面。”
    两个女子屈膝相迎,恭敬如昔。
    “拜见偃大将军。”
    两女身后,是三排衣甲鲜明得军中悍将,俱是他多年领兵带出来得旧部,其中有些人原来也随同他一齐入狱了,另外一些恶迹不彰,再加上军中将领不能一扫而空,是以幸免于难得,如今都站在他得面前。
    一见偃将师向他们望去,当先一名大将手托大将军得盔甲佩剑,从队列中向前跨出一大步,朗声说道:“请大将军披甲著袍!”[db:wangzhi]
大争之世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大争之世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