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一路彩虹》在线阅读 > 第056章 酒逢知已千杯少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一路彩虹》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056章 酒逢知已千杯少 更新时间:2014-07-03

Www.DXSxs.COM    赵金豆去派出所送材料的时候,接待她的是派出所副所长郑洪飞,此人正是被告严虎弟结识的那位派出所领导。
    郑所长与赵金豆握手时热情的很,半天都没撒开,可是一听来意,知道她是郭胖子的家属,那架子便端了起来。
    他随意看了看医院的病历和鉴定结果,拿腔作势地道:“我派人去现场调查过,是你丈夫先动的手嘛,虽说他的伤势较重,但是事情是他挑起来的,我们警方是不会支持他过份的请求的。”
    赵金豆年轻漂亮,做生意做久了又惯会察言观色地说小话,虽然张胜说过已经托了人,她也不敢得罪这位郑所长,陪着笑脸说了会话,哄得郑所长眉开眼笑,语气便和缓下来,又说如何妥当地解决这件事,他们还需要进一步考虑。
    也不知郑所长是比较健谈,还是特别喜欢和她说话,东拉西扯的说了半天,郑洪飞也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渐渐地便由案情聊到了赵金豆的家庭和工作。
    听说她在小二路市场卖小百货,郑所长便特意提及他的孩子学习需要买个台灯,他的老婆有风湿病,想要买个电热毯,可是工作太忙,一直没顾得上云云,话里话外的用意不言而喻。
    赵金豆心里对这个人无比厌恶,面上却又不敢露出形色,只得耐着性子陪他东拉西扯。
    郑所长跟赵金豆正粘乎着,忽地接到个电话,电话是分局艾局长打来的,问清了接电话的人,便向他询问浴室斗殴事件的经过和调查情况。
    郑洪飞不明分局长的用意,小心翼翼地探问一番,艾局长说:“喔,没什么,报案的那个姓郭的,是我一个朋友的晚辈,我受人之托问问案情的进展,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尽管秉公而断。”
    郑洪飞心里“咯噔”一下,他偷偷瞟了赵金豆一眼,见她好象不知道和自已通话的人说的事情正和她有关,便咳嗽一声道:“局长,这个案子还在调查之中,目前还没有处理结果。您放心吧,我会把案子调查清楚,秉公而断的。等事情有了处理结果,我一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摞下电话,郑洪飞既没心思跟赵大美人儿索要东西,也没心思跟她套瓷了,他悻悻然地送走了赵金豆,立即打电话给严虎弟,第一句话便是:“老弟,你的案子不好办了,这回可坏菜了!”
    严虎弟在电话里满不在乎地嚷嚷道:“郑哥,你不用这么唬人吧?这一片儿里还有你老哥摆不平的事?”
    郑洪飞一听急了:“虎子,我这说正经的呢,你别在那瞎咋呼。我哪知道那死胖子看起来蔫不拉叽的,居然能搬动分局的艾局长为他说话呀,我看这次的事,真他娘的不好办了。”
    严虎弟一听也着急了,忙道:“郑哥,真的那么严重?我也没怎么地他呀,不就是踹了他两脚吗?”
    郑洪飞打断他的话道:“得了,人家的验伤报告现在就在我手里呢,轻伤乙级,够拘留你了。我看艾局长那语气还不是太严厉,只要把那死胖子答兑好了,应该没太大问题,你说吧,是愿意破财消灾呢,还是进去蹲个十天半拉月的?”
    严虎弟一听顿时没了声儿,郑洪飞不耐烦地道:“怎么着?你这下句让我等到明天去?我明天就得给局长回话了。”
    严虎弟吭哧半晌,才肉痛地道:“听说里边的哥们特别欺生,进去……那不得给扒层皮呀?郑哥,你看,要不,我拿一千块钱行?”
    郑洪飞一听怒道:“你说行不?你自已寻思吧!”说完就放了电话,严虎弟再打也不接了。
    一个小时后,严虎弟就乖乖送来了三千五百元钱,又陪着笑脸约他吃饭,郑洪飞这才答应帮他周旋。
    第二天,也就是张胜在医院里悠悠醒来的时候,赵金豆接到郑洪飞通知,说案子调查有了进一步结果,让她去一趟派出所。
    这一次,郑所长的口风完全变了,说是经过他细致入微的工作,亲自赶去,反复询问浴池老板,并走访当时在场的客人,终于弄明白了事实真相:双方先是口角冲突,之后严虎弟动手打人,致郭胖子受伤住院。
    肇事者行为恶劣,后果严重,派出所准备予以严肃处理,必要时将给予行政拘留处分,今天叫她来,是想询问一下受害者家属意见,尽量圆满解决这个案子。
    赵金豆按张胜说的,提出了经济赔偿请求,郑洪飞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郭家不接受经济补偿,而是坚决要求严惩肇事者,这时听她提出的是经济方面的赔偿请求,立即一口答应,说马上去找被告交涉,务必满足受害者的要求。
    等赵金豆走了,郑洪飞在所里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就亲自赶到小二路市场,把治病费用和所谓的误工费、营养费共计三千元钱交到了赵金豆手里。赵金豆欣喜之下,便要送他一套台灯和电热毯,郑洪飞义正辞严地予以拒绝,说啥也不要。
    赵金豆无奈,便到旁边做牌匾锦旗的铺子给他要了面锦旗,那店主是她朋友,拿面锦旗自无不妥。不过锦旗一般是订做,这一幅是店主做出来挂在墙上充样子的,内容并不十分贴切,郑所长打开锦旗一看,上面写的是“雷霆出击、破案神速”。
    郑洪飞哭笑不得,只得收了锦旗,灰溜溜地去了。
    赔偿费到手,郭胖子在医院里再也呆不住了。穷人的身子骨不值钱,要不是听张胜说得笃定,说有贵人相助,可以替他讨回公道,郭胖子哪敢住院?顶多在心里YY一把,如果有一天严虎弟落到自己手里,一定要让他尝尝满清十大酷刑的滋味,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此等等。阿Q完了,还不是得自认倒霉,灰溜溜地回家将息着了。
    现在赔偿到手,再让郭胖子多花一分钱也嫌肉疼,于是收拾收拾就嚷着出院。此时李浩升、李尔几个人都在,听张胜把事情经过一说,哨子笑道:“张哥,你因为帮助郭哥而住院,因为帮助兰子而与我们结识,这也是场缘份。如今郭哥出院,就让兄弟作东,咱们去对面喝上几杯庆祝一下吧。”
    张胜有意结纳这几个年轻人,于是欣然应允,郭胖子因为案子赢了,也是心花怒放,吐气扬眉。当下秦若兰便帮张胜和郭胖子办了出院手续,郭胖子和张胜都是一脑门的绷带,让哨子和李尔几人架着,兴冲冲地闯进了酒店。
    张胜和李浩升、李尔、哨子几个人很谈的来,酒席宴上聊了一阵,感觉甚是投缘。这三个年轻人虽被秦若兰称为二世祖,其实从小都循正常途径接受教育,虽说家财万贯,可是平常连零花钱拿的都不比普通孩子多。
    他们的父辈都是靠精明和勤奋打拼出一片的天地,这和一般的暴发户截然不同,创业的艰辛,让他们对后代的教育也不敢稍有放松,所以在李浩升这一代身上并没有浮躁、狂妄的脾气。只不过比一般的同龄人,自由空间更大罢了。
    三个人毕业后在自家企业打零工,熟悉各个环节的工作增长经验,所以年轻虽轻,耳濡目染之下,商场上的知识和见识却比张胜高明的多。
    哨子仔细听了张胜的打算,和预备建设的冷库规模、成本以及生产加工、贮存、运输等条件后,帮他分析道:“现在人们生活水平和营养意识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反季节食用水果、蔬菜、因此保鲜食品量日益增多,相应的水果、蔬菜及肉类的冷藏业效益也就相当可观。
    由于企业生产规模、生产方向经常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所以耗资自建大型冷库的企业并不多,这一来,建冷库进行招租就很热门了。我觉得你不该贪多,应该要着重发展一点,把冷库先做起来。”
    李尔笑道:“张哥,哨子说的有理,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我也不赞成你同时铺开两条线。一个批发市场想形成规模、想拥有人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家就是搞批发的,我告诉你吧,投建批发市场,一般头一两年都是保本甚至赔钱经营的,目的就是聚拢人气。从你的情况看,你目前是没有资金实力布局的,批发市场不妨先缓一缓。
    你准备建批发市场那片地不是刚整理出来吗?我建议你先停一停,省下来的钱投在冷库建设上,你原打算建三个冷库,全是冷藏冷库,我觉得你可以在规模和品种上扩张一下,建造冷冻冷库、保鲜冷库、速冻冷库、冷藏冷库和双温冷库五种中型冷库。
    张哥,这样风险小,好运作,我和哨子可以帮你介绍客源,蔬菜、肉类、冷饮、食品、花卉、茶叶、药材等等各个行业的客源都可以吸收。那些客户许多人批发都要经我家的手,销售要经过哨子家的超市,我们老头子说句话,在哪儿储藏都是储藏,你的客人就上门了。
    单是出租的话,按存放每吨货物的库房纯收入为2元/日计算,一个中型库,日纯收入为1800至2000元,月收入5.4万至6万元,每年按8~9个月计算,一个库年纯收入就能达到50万元。等你立住了脚,可以自已收购商品,应季储藏反季出售,那样的话,年收入还能翻倍,张哥,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张胜仰起脸来仔细想了半晌,长叹一声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和你们一比,我实在是……,这商场上的东西,我要学的太多太多了。”
    秦若兰微笑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他们那是老子种树儿乘凉,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比你白手起家,全靠自己!”
    张胜难得听到这泼辣的小姑娘鼓励自已,心下很是感动,但还是谦虚地道:“我说的是真心话,哨子他们年纪虽轻,可是这份眼光见识,我实在远远不及。”
    秦若兰笑嘻嘻地道:“哪里哪里,昔有赵高指鹿为马,今有张胜指狗为猪,这份本事,他们也是远远不如!”
    张胜没想到她还记着这件事,不禁苦笑连连。李浩升听和十分好奇,连声追问不已,问明了事情经过,他大笑道:“女人都是小心眼,是万万得罪不得的,针尖大的事,她们也能记上十年。兄台,对女人,敬而远之才是王道啊!”
    张胜配合地拱手笑道:“贤弟至理名言,受教,受教!”
    秦若兰哼了一声,说:“王道?王道嘛……,就是皇宫里的路,以为护士不会玩手术刀吗?再敢在我面前说女人的不是,信不信我让你们一个个都走上皇宫的康庄大道?”
    几个男人一听,立即闭口不言,不过一个个挤眉弄眼,互相传递的信息不外乎是:“敬而远之,才是王道啊!”[db:wangzhi]
一路彩虹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一路彩虹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