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一路彩虹》在线阅读 > 第107章 海誓山盟空对月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一路彩虹》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107章 海誓山盟空对月 更新时间:2014-07-03

 尊宝娱乐网    “砰!”
    “啪!”
    秦家大院里,此时万紫千红,鞭炮喧天。
    张胜看着正在院子里放着焰火,快乐似精灵的秦若兰,心中有些怅然若失。
    男人**炽盛的时候,常常会丧失了理性,总是在**放纵之后,才会回归理性。现在张胜就有些茫然,今天才下定决心与小璐分开,就和秦若兰上了床,这里边不排除秦若兰本身对他的诱惑力,但是也不排除他潜意识里报复小璐绝情的意念。
    “已经考虑清楚了么,和若兰……就是我的感情归宿?”
    “胜子,来呀,一齐放焰火!”秦若兰直起腰,开心地叫他。
    张胜苦笑一声,刚刚纵情极乐之后,她体软如酥,瘫在那儿连手指尖都不想动一动,这会儿也不知哪来的精力,她居然又有了放焰火的心思。说是明天张胜不能陪她,她要和张胜提前过年,过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新年之夜。
    张胜走了过去,把自已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说:“好啦,你穿这么少,该冻着了,看,手都是冰凉的,快回屋吧。”
    恋爱中的女人喜欢把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无限放大,活泼的秦若兰被他一说顿时文静下来,甜蜜地应了一声,她把这当成张胜的关怀和体贴。
    “好,我们回屋去!”
    满天星光下,秦若兰微红的脸庞分外诱人,她对着张胜甜蜜地一笑,那时,满天的星光都映在她泉水似的眸子里,荡漾着一片柔情。张胜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荡起层层涟漪。
    ……
    “叶维,你为什么跑掉,为什么被抓,不用我再提点你吧?识相地,你就乖乖合作,争取宽大处理。”一个警察端坐在审讯台后面说。
    叶维坐在审讯椅上,双手铐着。垂头丧气地说:“我没什么好交待的。”
    秦若男厉声说:“光是介绍、容留妇女卖淫,至少就得判你五年,何况是杀人碎尸?这件事你脱不了干系,案子递到法院去。你必定是罪加一等。”
    叶维哭丧着脸道:“我为什么要跑?你说我为什么要跑?我没办法啊,我也不认得那个王八蛋,他给钱,我给他找女人。就这么简单,我还查他的身份证不同?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老马打个呵欠,说:“得了,我看就别连夜审了。忙活半宿也该休息了,小李啊,把这小子铐在暖器上。咱们找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得空儿再审。这小子拒不交待。态度顽固,都记下来。回头法院量刑都是参考条件。”
    “好!”小李答应一声站了起来。
    “别……别别……”叶维慌忙举起手,连声讨饶。
    那暖器片的铁管高不高低不低的,一旦铐在那上面,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去,这要是铐一宿,人就折腾没了半天命,他瘦得像皮猴儿似的,哪受得了啊。再说,那暖气又烧得滚烫,铐在上面,蹲着马步烘一宿,想想都哆嗦。
    小李冷笑一声,继续往前走:“你这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得,我也不跟你哆嗦,过来!”
    他一抓叶维的手铐,把他扯到了墙边。
    叶维慌了,连忙道:“我没骗你们,我真的不知道那个杀千刀地杀人犯是谁,你们就是折腾死我,我还是不知道啊。我愿意跟警方合作,我是知无不言呐,可是……你们让我说什么啊?”
    “蹲下!”小李一按他的肩膀,打开手铐,一边还拷在手上,另一边“咔嚓”一声往铁管上一铐,转身就走。
    “马哥,小男,咱们去弄点吃的吧,吃完了再找地方休息。”
    “走!”
    三个人走到门口,刚刚拉开房门,叶维半蹲在墙角,突然喊了起来:“警官,你们别这么折腾我啊,我死都不怕,可我受不了这活罪啊。那个杀人碎尸的凶手,我是真地没有他一点资料。不过……不过我可以检举揭发另一件案子,算不算是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发落啊?”
    秦若兰,老马和小李停住脚步,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兴奋的光。
    有时候大案就是这么破的,通过一件案子,牵出其他案件的线索,如果从这小子身上再解决一桩大案,那可是立了双倍地功劳了。
    三个人若无其事地走回来,也不坐下,秦若男状似很不耐烦地敲了敲审讯笔录夹,说:“行了,说吧,要揭发什么案子?”
    叶维抖了抖手腕,陪笑道:“女警官,你看……是不是先把我放下来?”
    “你说不说?不说我们就走了。”
    三个人作势欲走,叶维急忙叫道:“别走,别走,我说,
    不行吗?”
    三个人又走回来,拉开椅子坐下,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叶维咽了口唾沫,慢吞吞地说道:“我认识一个人,叫曹明,在我们这一行里,挺有能耐的。有回喝酒,他跟我吹过,说他有个大客户,特有钱,是个大人物,那人嗜好未成年的小女孩,曹明先后给他介绍过十多个小姑娘。”
    叶维看看三人脸色,连忙又补允了一句:“全都未成年,最大的才十五岁,有初中地,还有小学的,都是连诱带骗弄去的女孩子。”
    秦若男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秦若男双臂伏在桌子上,慢慢向前俯压,眯起眼睛冷冷地问道:“那个所谓地大人物,是什么人?”
    “呃……我招了这事儿,算是戴罪立功吧?”
    秦若男点了点头:“算!”
    “那个人……特有钱,据说认识不少省里市里地大干部,他住在守备营,叫……”
    刚刚产生感情碰撞地男女,**之火是最炽烈的。如果你地老婆是天仙下凡,同床共枕三年之后。你碰到她最迷人的地方,只要不是很想,那就还是不想。可是彼此尚处在朦胧神秘的接触阶段的男女,或许只是握握对方的小手,你就会欲火勃然。
    相由心生,大概如此。
    张胜和秦若兰正处在这个初级阶段,于是顺其自然地,回到她的闺房宽衣解带之后。那皮相便渗透了风骨,少不得又是一番缠绵。
    两个人相拥着进了浴室先洗了个澡,两个人都是一身洁白的泡沫,光滑滑不着寸缕。初次鸳鸯浴带来的感觉。如梦幻似空花。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声娇喘、每一丝妩媚,都在撩拨着张胜的心……
    在张胜半要求半强迫之下,秦若兰含羞带怯地蹲下身,用她的唇齿香舌。让张胜清心寡欲二十七年的小兄弟享受了一番妙到极巅地口舌之欲。惹得张胜性起,抱起她急急冲去一身泡沫,抢进香闺,把她抛在床上。整个翻转过来,从后斜斜地上下挑刺。
    若兰伏在床上,身子被他越顶越高。两瓣粉莹莹沃雪一般的臀股。以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角度妖娆地翘着。张胜的每一次深入。都会弄得她地身子娇娇地颤抖一下。
    天上尽是繁星,没有明月。明月已悄然移到了若兰的床上。
    这一番你来我往,秦若兰终在酣畅淋漓中倦极而眠,张胜反而张着双眼睡不着觉了。
    许久之后,他轻轻移开若兰的手臂,悄悄披上自已的上衣,赤着两条大腿跑到了阳台上。
    暖气烧得极好,室内足有二十二三度,一点也不觉得冷。
    张胜点着一枝烟,望着满天繁星一口一口地吸了起来。
    今天地变化实在太快了点儿,下午的时候还在梦想着小璐回头,原谅他过去犯下的错,和他手牵着手回家。负气离开没有多久,现在的枕边人就换了一个大姑娘,这种变化太快,快到他心里有种不真实地感觉。他原本是个生活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人,对这种迅速的变化颇为不适应。
    情如火,何时灭.海誓山盟空对月.但愿同展鸳鸯.挽住梅花不许谢。情如焰火,刹那芳华,如今物是人非,感情地空白,不是激烈地**可以弥补地,张胜心中有种莫名的惶惑。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张胜怕惊醒若兰,迅速伸手摸到手机,把它打开了。
    从没人这么晚地时候给他打电话,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手机妹妹。
    张胜嫌总是携带两只手机麻烦,便把这个手机号告诉了她。他相信手机妹妹不会去查他的号,因为彼此保持着距离,彼此并没有真正的接触,才是他们卸下城市假面,彼此真诚交心的基础。
    当然,手机妹妹就算真的闲的无聊去查他的号,他也不怕。这部手机是徐海生送给他的,根本不是用他的身份证购买的,甚至不是徐海生的,她真要查的话,天知道会查到谁那儿去。
    她打电话给张胜的时候经常是在晚上,有时已经半夜,而这时,她似乎还在工作。生活规律正常的女性不可能如此,张胜判断,这个女孩十有**是长得太丑,连男朋友都没有,所以才藉工作排解寂寞。这么想是有根据的,在张胜的经验里,声音特别特别好听的女孩长得大多不太对不起观众,所以他只有过一次调侃她的相貌,此后再没问起她的长相。
    不过说到谈心,这女孩倒是个很好的谈心对象,张胜有什么苦恼、忧愁,经常向她倾诉,两个人互为听众,把彼此感情、事业上的苦恼告诉对方,有一个人帮他(她)分担,心里的压力就会轻了好多。
    因为酒醉和另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女孩上了床,由此惹得即将成婚的女友离他而去,这些事他也含蓄地向这个女孩倾诉
    机妹妹一直鼓励他勇敢地去追回属于自己的幸福。
    “喂?”
    “新年好呀!”手机里的女孩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听得出,她今天特别的开心,快乐。
    张胜也笑了:“新年好,干嘛这么开心,打麻将赢钱了?”
    手机妹妹哈哈地笑起来:“是呀,今天自摸大满贯。嘿嘿!我解决了一桩大案子喔。”
    “明天就过年了,还不歇着?赚钱是为了享受生活的,别这么拼命啦,有时间呢,找个男朋友,风花雪月一番,比深更半夜的翻阅枯燥的卷宗强。你是律师嘛,官司永远都有。不怕会失业,要懂得享受生活。”
    “嗯嗯嗯,知道啦,唐僧师傅。你不也没睡么?”
    “嘿!我若睡了,你这么晚打来,不和你发火才怪。”
    “呵呵,能让本小姐半夜打电话骚扰的。唯你一人有此殊荣,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所以才忍不住打电话说给你听,大案呐。真正地大案呐,比杀人案还刺激,对手是只大老虎呢。想起来我就兴奋。”
    “你呀。新入行的小律师都这样。接件大案子就美得不得了,不过……还是祝福你。祝你早一天成为一代大状。”
    “嘁,根本没诚意!对了,你不是说争取在除夕夜让你的女友回心转意,带去见你的父母吗,现在怎么样了?”
    张胜的心沉了一下,静默片刻,苦苦一笑说:“黄了。今天,彻底的黄了。三个多月,一百多天,每天都去她的门前守候,风雨不误,还是换不来她的回心转意。”
    他长长地抽了口气,带着气音儿愤懑地说:“我已心灰意冷,罢了,一切皆休!”
    “唉!”手机妹妹遗憾地叹了口气:“你地这个女朋友,还真的是……太执拗了。”
    “……”
    “节哀。”
    “谢谢。”
    “算啦,别硬撑了,伤心的话,就找朋友去喝顿酒,大醉一场,醒了就好了。男人真是好面子,还在我面前装,不伤心的话,会这么晚睡不着?”
    “没有,我在……她地家里。”
    “谁?”
    “我说过的,那个偷偷喜欢我,喝醉了酒,和我发生了关系的那个女孩。”
    “啊?”
    “我现在在她家里,还和她上了床。”
    “啊?”
    “我们还做了两次爱。”
    “啊?”
    “如果可能的话,明天早上我们也许还要造爱。”
    “啊?”
    “我很快活,我是不是很无耻?呵呵,她应该不要我地,我就这样了。”
    “你不用这样自暴自弃吧?”
    “如果自暴自弃是如此香艳,我想所有的男人都喜欢自暴自弃吧。”
    “男人……,男人……,我无话可说,保重身体吧!”
    “谢谢!”
    “我是说,你要保重那个女孩的身体!”
    “喔,那我替她谢谢!”
    “你……,真是败给你了,**一刻值千金,我不打扰了,拜拜!”
    “谢谢,拜拜。”
    收起电话,张胜脸上露出一片笑容,一番对话,他心里轻松舒畅了许多,胸臆间升起一种自虐式的快感。
    混蛋就混蛋吧,无耻就无耻吧,还要坚持给谁看?
    “胜子,你怎么还不睡?”
    秦若兰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揉着眼睛问他,那副样子像极了小孩子。
    “哦,没啥,烟瘾犯了。”
    张胜掐熄烟头,回头说。
    秦若兰对他地解释没有怀疑,“嗯,抽完烟你快睡吧”,她交代了一句就转身准备回卧室继续睡觉。薄薄的贴身的睡衣下,曼妙地身姿、浑圆地臀部一一落在张胜眼里,有意放纵自己地张胜顿时感觉到一股欲火直冲脑门。
    “若兰”,她急急喊了一声,追上前去由后搂住了她:“我们一起回去。”
    不由若兰分说,他火热勃勃的下体已经贴在了若兰富有弹性地臀部上,而双手则滑进睡衣游走于伊人如锦缎般光滑的小腹和弹性惊人的峰峦之间……
    秦若兰娇呼:“呃……,不是吧,你……你还要?”
    “怎么,渺视我的能力吗?”
    张胜轻笑一声,弯腰一抄,把秦若兰轻盈娇小的身子抱了起来。
    “不管了,既然我怎么努力她都认为我已堕落,那我就堕落到底吧。出来混,就要淫,一淫到底!”
    PS:今天三章,一万三千字,只写了这些,全发了这些。今晚回父母家,为家母过生日,明天更的会晚点,但照样有更。辛苦只因责任,有票您请投着^_^[db:wangzhi]
一路彩虹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一路彩虹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