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庵护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回到明朝当王爷》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庵护法 更新时间:2014-07-03

 大_学生小说_网     罗祥和刘瑾是同车赴宴的。刘瑾守喏请示正德,调罗祥去了内厂,毕竟是伺候自己多年的老人,这么些日子看着罗祥和小跑堂儿似的,正德的气已经消了,再加上是刘瑾出面相求,便点头答应了。
    罗祥到了内厂,还真是如鱼得水。刘瑾派去的那几个太监从小入宫,在司礼监搞搞勾心斗角、拍马溜须挺在行,让他们管实业、什么都不明白,基本上内厂原来的下属们只要解说一番,他们也就稀里糊涂的签字画押按手印,好象什么都听明白了似的,以免在手下人面前露怯。
    内厂的生意十分庞杂,已不限于运输,而是由此衍生出青楼、酒馆、赌场、米行、布行等诸多生意,这几位大太监即使出过公差的也只善于从这些行业中压榨银子,真让他们去经营就不在行了。
    这些生意之所以办得好,一是走内厂运输门路,本钱低,再加上于永善于理财、内耗低,经营得法,又会搞些打响招牌的方法,交到他们手中时,留下一大堆赊欠的债务,内部管理不善。唯一的竞争优势:运输成本低,由于运输的‘自然损耗’突然增加了几成,也完全被抵消了,这些问题还没浮出水面。
    再加上内厂使用的是杨凌设计的新式记账方法,他们看不明白,只知道哪儿又开了几家店子,又进了多少货,又有多少王公贵戚入伙。自觉生意办的不错,哪知道其中许多门道。
    罗祥常跑外差,见识比他们广阔,再加上这是宫中老人,所以他们正好把自己根本弄不明白的生意交给了罗祥。一大堆的现代式财务报表交到罗祥手中,罗祥还没瞧出个门道。先把刘驸马、宋侯爷入股的银子挪进自己腰包,置办了一大份厚礼,给刘瑾送上门去。
    刘瑾见他送礼甚厚,在自己面前又乖的象三孙子似的,一时高兴,就赏脸让他和自己同坐一车,同去赴宴了。
    罗祥欠身坐在车角,恭维的笑道:“公公如今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咱们几个首年侍候太子的爷们混得风生水起,全赖公公关照。说起来……张永和谷大用可是有点忘恩负义了,如果不是公公出面。领着咱们去找皇上哭诉,当初咱们就全被刘健、谢迁等人给杀了,现在他们有了本事,却不把公公您放在眼里,实在是万分可恨。”
    刘瑾傲然一笑,矜持的道:“不把咱家放在眼里?那他张永今天何必要请客呢?”
    罗祥诧然道:“不是高凤……?啊!原来如此、呵呵,张永这是肯向您低头了”
    刘瑾微笑不语。
    车驾到了‘百车居’前,马永成、高凤、魏彬等五人已经恭候在门前了,刘瑾全无首日哥们相见的亲热,派头十足犹如上差接见下属,打着官腔派头十足。除了死心踏地给他跑腿的马永成、罗祥、其他几人见了心中难免有些不自在。刘瑾对此全无知觉,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他还不知道这是张永听了杨凌的劝,才抱着最后一线避免彻底决裂的希望请他吃酒,还以为张永这是愿意向他低头,从此为他所用了。也不用人劝,刘瑾大剌剌在首位坐了,环顾众人一番,微微笑道:“除了大用,老哥几个都齐了,啊?呵呵,大用现在出息啦,在江南做着土皇帝,这都过年了,也没份心意送回京来,和咱们不是一条心呐,坐!坐吧!”
    刘瑾是想借此引起众人对谷大用的嫉意,让他们把自己当成靠山出路,可是这话听在其他几位内侍耳中,却别有一番滋味。谷大用出息了?怎么出息的?人家在大同激起兵变,惹了天大的祸患出来,可是有杨凌保着,瞧人家现在混的。
    再看看自己,当初扳倒了内廷王岳、范亭,外廷刘健、谢迁,当今皇上各有封赏,现在除了张永一直和杨凌走的近,还没被剥夺大权,其他的老几位事事都得请示刘瑾,皇上赐的权基本全被他收回去了。
    跟着杨凌,人家是真舍得放权呐,跟着你刘公公……,哥几个心里泛着酸水儿坐下了。他们也不是善茬儿,可是没办法呀,当初跟错了人,现在想跟,人家当威国公,逍遥自在如神仙去了。
    刘瑾呢,恨不得长出百十只手来,什么事儿都搀和一下,不听他的,他就排挤你,见了自己人亲亲密密,见了你就冷言冷语,无论你说什么,我统统反对,你就是李太白在世,我也说你写的是打油诗,如果是我的人,哪怕是一只癞蛤蟆,我也能夸成白天鹅。长此下来,八虎除了张永、谷大用全成了他刘瑾的门下奴才。
    众人各怀心事一一落座,高凤还没说话,刘瑾已自动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开始张罗起来。他就象位大家长似的,对大家倒是很亲热,但那种语气是绝对的高高在上,抱着一种恩赐的态度,哪怕是吃酒,也不容有丝毫质疑。
    高凤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众人只好陪笑吃酒,直到刘瑾吃的高兴了,停下杯子拿着块手中拭脸的功夫,高凤才捧着杯陪着笑脸,把希望刘公公高抬贵手、不要寻张氏兄弟麻烦的话说出来。其他几虎忙也纷纷应和,合计着这么多人相求,刘瑾一定能给大家这个面子。
    不料刘瑾一听居然笑了,他早猜到今天高凤请酒的目的,也想过要如何收服张永,盘算来盘算去,总觉的张永的权力太大了。兼的差也太多了,这个面子给了。顶多两人以后的关系比较顺,自己还是不能把他完全控制在手里。
    现如今就连杨凌都被自己扳倒了,卧榻之旁岂容一虎酣睡?何况江南还有个谷大用,手里管着自己眼热不已的海事衙门。彻底打败张永这只鸡,才能吓住谷大用那只猴,所以他已打定主意不给面子。
    刘瑾把脸一扳,冷声道:“快过年了,咱家过来和老哥几个吃顿酒,叙叙旧而已,公事嘛,就不要谈了,煞风景!嗯……?朝廷的官职,岂能私相授受,张永一兄一弟,原本不过是两个小贩,有什么本事功劳可以入锦衣卫为官呐?”
    张永是顺毛驴儿,一听这火就压不住了,砰的一拍桌子道:“刘瑾,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大哥原来还只是个佃户呢,可是先在陕西布政使衙门做了参议,你现在又在话动,让他进京做五军都督府的都督,别当咱家不知道。我大哥认字儿、兄弟会武,多少还有些本事。你大哥快六十了,屁大的字都不识得,进京做都督!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姓点灯?”
    刘瑾把脸一沉,喝道:“张永。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咱家念在昔日情份上,再对你客气几分,别以为咱家收拾不了你。你以为投靠杨凌当条看门拘就能顺顺当当了么?告诉你,就是杨凌现在也不放在咱家眼里,你不要不识时务”。
    张永气极而笑,跳起来骂道:“你这老拘!威国公是帮过咱,可是人家从来不干预咱家的事,无论人家多大的权、多大的势,可是一直真心把咱家当成朋友。看门狗?如果咱家今天跪下舔你的脚趾头,那才真的成了看门拘,你刘瑾的胃口太大了,想吃下我?小心撑死了你!”
    其他几人连忙站起来劝架,连拉带拽的刚把张永摁下去,“呼”的一声,张永脸上蒙上一块白手巾,把大家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对面的刘瑾跳了起来,指着张永骂道:“混帐东西,今时不比往日了,还想象当初在豹园儿似的,泼你老子一杯酒不成?蹬鼻子上脸的混蛋!”
    高凤等人一看赶忙又过去劝他,还没绕过桌子去,张永挣脱了按着他的魏彬、邱聚,抓起只银酒壶掷了过去,恶狠狠骂道:“老子舍得一身剐,还泼不得你个老狗才?想当老子的老子,先把家伙什儿长全了!”
    “你个狗日的!”刘瑾大怒,一闪躲过了酒壶,抄起酒杯筷子盘子碗的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张永涨红着脸毫不让步,一边抓起东西回掷,一边骂道:“今日老子请酒,给足了你脸面。给脸不要脸,老子就是把兄弟都安排在锦衣卫了,能怎么着吧?
    有胆子咱们到皇上那儿说个明白。你眼红啦?你不是管着司礼监吗?不如把你谈家(刘瑾本姓谈)的男人全弄进宫去当奴,女人弄进宫去当婢,那多风光啊,一家团聚呀!”
    这话太恶毒了,正捅到刘瑾的疼处,刘瑾一声怒吼,尖声道:“统统放开!谁再拦着我,我跟谁急!”说着挣脱众人就要过去拼命。
    张永“哗啦”一把踹开椅子,腾腾腾几个大步走到房屋中间,一把抄起袍襟往腰带里一塞,刷的扎了个四平马,呲着牙冲他笑:“来呀,来呀,老子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张!”
    刘瑾这才醒悟到人家是会功夫的,真上去只有更丢人,可是不上去又咽不下这口气,就在这时刘瑾的家人蹭蹭跑进来几个,张永一瞧骂道:“打群架吗?来人!”
    门外立即又冲进来几个,清一色是京营的官兵,一瞧老大跟人家干起来了,这些大头兵可不管对头是谁,刷的一下就拔出了腰刀,
    高凤急了,连忙跑到中间,大声道:“我说刘公公、张公公,您两位都是爷,都是我的爷,行了吗?咱就不能平心静气说会儿话么?老兄弟见次面也不容易!”
    刘瑾没唤人,那些家人倒不是进来帮忙的,而是有紧急消息告诉刘瑾。原来刘瑾插手盐法,发布命今禁止空文虚引、禁止私贩夹带。可是太监常浩奉命去南京公干时,携官盐充作购买织造的银子。又夹带了私盐都捞一笔,被内厂的探子查出来。立即禀报了现在掌管着内厂的几个档头。
    消息传到刘瑾那儿,刘瑾和常浩没啥私交,便立即派人去逮捕常浩,还杖打了没查出常浩夹带私盐的巡盐御使。逮捕了帮常浩运私盐的盐运使宁奇润,趁机拷打收脏,把他们的家抄的干干净净,就连这位盐运使的女儿都卖掉,换了银子收进了自己腰包。
    这一记惩贪风暴真起作用,各的盐运使再不敢冒这风险,不料刘瑾自己却以运送海鲜为名,夹带私盐贩卖。用的方法很稀奇,这海物要保持不坏。上边总得洒点盐腌着,可问题是人家刘大官人是一车盐上象征性的放一条鱼。根本就是拿沿路的巡盐官们开涮。
    可他们偏偏碰上了一个清官,这位巡盐官查出了十几车私盐立即下令收缴,刘瑾的家奴便悄悄亮出了刘瑾的招牌,那位巡盐官立即扯开嗓门,生怕旁人听不见似的痛骂他们冒充刘公公家人,违法乱禁、贩运私盐,还败坏内廷刘公公的英名。
    巡盐官大肆宣扬了一番刘公公禁私盐、肃贪腐的清官形象,当场扯碎了刘瑾写的条子,然后把这些既不敢再承认是刘瑾家人,又无法说明自己到底是什么人的私盐贩子全押了回去。刘家的人什么时候吃过这哑巴亏。最主要的是如果其他官员全这么办,那刘家不是少了一条财路吗?
    所以负责按盐的人没等到人便一路寻来,得了消息便立即报回京来。贩运私盐超过一定数目是要砍头的,那个盐运使已经把砍头名单报上去了,其中有一个被抓的人是四管家的侄子。他得了讯急的不行,这才没等刘瑾回家,就急急赶来了。
    刘瑾一听果然大怒,十几车盐呐,再掺上沙子掺上土,那得卖多少钱?张永这小子正在浑蛋,一个小小巡盐使也浑蛋起来了,敢和咱家叫板的人不少呐!
    刘瑾把眉尖一挑,杀气腾腾的道:“走,马上去户部!吞了我多少,我让他给我吐出来多少!还有那个不开眼的东西,再不惩治就反了他了!”
    刘瑾权力比张永大,打架可不行!别说厂卫在他面前一直是和稀泥,就算完全听他的,那些特务檀长的又不是打仗,能是京营官兵的对手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给他一拳不如捅他一刀,瞅准了再出手也不迟,想到这里刘瑾暂时忍下了这口恶气,对张永冷笑道:“动拳头?动拳头显不出咱家的手段!姓张的,和我刘瑾作对,你就慢慢消受吧!但愿你消受得起!”
    说完一拂袖子,刘瑾扬长而去。其余几虎面面相觑,心头都有点恚怒,怎么说也是大家一齐出面相托,刘公公现在也……也太嚣张了,根本就是目中无人呐。
    张永把袖子扯出来,想了想不放心了,牟斌曾被刘瑾整的很惨,邵节武堂堂北镇抚司镇抚使还曾被刘瑾关过大狱,他能不能抵住刘瑾的压迫?今天事闹的这么大,要是兄弟真被赶出锦衣卫,那自己以后也不用混了,脸全丢光了。
    他在房子里打了个磨磨,然后向高凤几人团团一揖,说道:“几位兄弟好心好意,张永铭记在心,今日累几位跟着张永拂了面子,是张永的不是。改日张永再设宴,给诸位兄弟赔罪。咱家和刘瑾算是势不两立了,不能等着他打上门来,手头有点事得马上办,咱家也告辞了,说着张永又是一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高凤气的呼呼喘气,一屁股坐回椅上,想了想这和事佬当的实在丢人,不由愤愤的一拍桌子。其他几人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也在椅上坐了下来,房中杯盘狼藉,一时默默无言。
    张永出了大门,雪花已飘了起来,他仰脸思忖片刻,上车说道:“走!去兵部!”
    锦衣卫虽然大权独掌,地位超然。但是兵制仍归兵部,他知道刘宇现在在杨凌和刘瑾之间摇摆不定,但杨一清却是杨凌一派的人,如果再有杨一清的支持,那么牟斌那儿就更能稳住阵脚了。他不是不能给兄弟另外安排个差使,但是现在能否让兄弟在锦衣卫站住脚,关乎到他的权威是否存在了,无许如何,他要与刘瑾搏上一搏!
    张永到了兵部,见大门口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一个身材健美的蓝衣少女背着双手,独自傲立在兵部大门前,对面一群兵丁。持着刀枪却不敢逼近一步。少女身后站着近百余人,都是普通百姓打扮。不过全都是二十多岁的健壮小伙,手里同样持着刀枪,地上还按倒了十几个官兵,钢刀压在脖子上。
    张永心中好奇,这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跑到兵部衙门闹事,张永忙叫人停了轿子,靠在石狮子旁边。只见对面一个校尉色厉内茬的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冲撞官驾,不怕杀头么?快快速手就缚。否则格杀勿论!”
    对面的娇美少女满不在乎的道:“冲撞官驾?你小子给我搞清楚,若论官,我的官比他的官要大得多呢。竟敢对我污言秽语,其是岂有此理!我来这儿是要见骁骑尉伍将军的。不是来闹事儿的,伍将军在不在?”
    五品的骁骑尉在京师可算不了什么大官儿,被她拿下的人却是大内锦衣卫首领杨圣,权柄极高,那个校尉怎能让她把杨大人这么摁在的上,脸颊贴着雪的,说不出的狼狈。校尉道:“我已经派人传禀,侍郎大人马上就出来,快快放开杨大人,你闯了滔天大祸了!”
    杨玉是锦衣卫的人,这女子不知是什么人,居然领着百余人闯到兵部,手中还持着兵器,可以想见杨玉只要给她安个试图造反的罪名,就能把她们全抓进大狱。这样娇美可人的女子,一旦沦落到杨蚤这个好色淫邪的祸害手中,可以想见将有什么样的下场,那校尉心有不忍,不禁叹了口气。
    少女格格一笑,说道:“好吧、不让我进去,我就等你们大人出来”,她妙眸一转,瞧瞧被摁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她的杨玉道:“你也姓杨?啧啧啧,同样是姓杨,这官儿差远了,人品差的更远。哼!瞪什么瞪,敢对我那么无礼,不宰了你已经算便宜你啦!”
    这时兵部左侍郎杨一清急匆匆走了出来,听说有个女子率了百十号人居然包围兵部,他也十分好奇,当下领了几十号人,个个持了兵器,出门一见这般情形不禁诧道:“你这女子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王法了么?竟敢在兵部门前闹事,扣押朝廷命官,快快把杨大人放了!”
    张永见他出来了,这才上前相见道:“杨大人,咱家有礼了”。
    杨一清见到张永,忙拱手道:“原来是张公公、客气客气。呃……且待本官处理了此事,再接待公公”。
    张永笑吟吟的道:“呵呵,杨大人请便,咱家的事儿不急”。
    对面的蓝衣小姑娘听了两人对话,乌溜溜的眼珠儿一转,诧异的道:“又是杨大人?怎么这么多姓杨的大人?”
    杨一清看了她一眼,走上前道:“姑娘是什么人,要见哪个杨大人,为什么带人冲撞兵部,扣押杨玉大人?”
    蓝衣小姑娘眉毛一横,比他还嚣张的道:“你哪只眼晴看到我冲撞兵部啦?兵部门口不准站人,只准站些畜牲?”
    杨一清勃然大怒,吧道:“大胆!不知天高的厚!”
    蓝永小姑娘嘻嘻一笑,弯腰施礼道:“呵呵,多谢大人夸奖,另一位杨大人也这么夸过我呢。那位杨大人学识高深的很,本姑娘虚心向他请教,现在还真就知道天多高的多厚啦,要说天多高的多厚,这位杨大人你知不知道呢?”
    这小姑娘巧笑宜人,叫人看着就觉的可爱,要不是在兵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杨一清还真不忍责罚她。他又好笑又好气的道:“狂妄的小女子,本官是兵部左侍郎杨一清,你为何带人到兵部闹事。还违禁持了刀枪,快快说个明白,杏则本官决不容你就此离去。嗯?你说杨大人,哪个杨大人?”
    姑娘说道:“杨凌杨大人呐,他嘱我早日进京从军效命,我这不是紧赶慢赶的来了京师了么?结果可倒好,本姑娘到了,兵部大门进不去,又碰上这个混蛋对本姑娘言语非礼、动手动脚。我没宰了他,还是看在杨大人面子上呢”。
    “杨凌杨大人?”杨一清恍然。他不解的瞧瞧这少女和她后边那些面目黎黑、打扮各异的青年,心中不免疑惑:“杨大人这是从哪儿招来的奇人异士呀,一个女子,让她从的什么军?呃……不会是威国公在外边又招惹下的什么风流孽债吧?”
    这样一想,杨一清的语气顿时谨慎起来,杨玉趴在的上挣扎着叫骂道:“小贱人,你既无腰牌、又无令符,兵部大门也是你进的?本官好意询问几句,你的人竟敢把本官打倒在地,杨大人。你要为下官做主……哎约!”
    状没告完,脑袋上被手直痒痒的砍头三人组用刀把敲了几下,他急忙恨恨的闭了嘴。
    杨玉今儿来兵部是跑官来了,临近大年了,六部皆已封衙封印。不过杨一清未携家眷进京,他就住在当初刘大夏住的小跨院里,以兵部为家,杨玉眼热被张永的兄弟占据的指挥佥事之位,算计着杨一清一向对内宦没什么好感,自己和他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人,所以携了礼物,想通过兵部话动,给锦衣卫继续施压,刘公公那儿再一说合,这官没准就到手了。
    不料杨一清一味推诿,两个人扯了半天皮,杨玉既没捞到答应的允喏,又没得到拒绝的消息,杨一清仅靠着一份俸禄,别无来钱的门路,正愁过年过不好呢,这礼物倒老实不客气的收了。
    收了礼却不办事,把个杨玉郁闷的不行,他怏怏的告辞出了兵部,正瞧见一位长的甜甜的俊俏姑娘带了几个人在门口儿说话。杨玉素来好色,这女子容貌俏美,风情与京师女子相比别有韵味,把个色鬼又惹动了淫心,不免笑淫淫的上前唤声“小娘子”,拉扯起关系来。
    宋小爱瞧见他那副贱样心里就有气,杨玉一向跋扈惯了,见这姑娘粗布蓝袍,也不象大户人家的姑娘,根本懒得问她身份,还以为是哪个大头兵的女儿或者妹子,两边都没问明白对方的身份,他的爪子就摸上人家姑娘的香肩了。
    宋小爱是蓝壮的头人,在壮家汉子眼中就是公主就是王啊,一见头人受辱,小姑娘又发了彪,他们立即一拥而上,亮出兵刀,把杨玉和几个手下抓了起来。门口的官兵见状上前帮忙,这一下坏了,街对面发一声喊,冲出百十号人来,把这些官兵吓了一跳,赶紧退守门口,叫人通报杨一清去了。
    杨一清听闻过杨玉的名声,这小子好色,可是却不好青楼红妓,他偏好勾引良家妇女。专喜欢调戏大姑娘小媳妇儿,要是有貌美的小寡妇,更是馋涎欲滴,这位姑娘说的十有**是真的。他瞧瞧杨玉,心道:“这姑娘要真是威国公的心上人,你这揍怕是白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还真该挨揍”。
    杨一清和颜悦色的对宋小爱道:“啊,原来是杨凌杨大……喔,杨大人现在荣升威国公,该称国公爷了,呵呵,姑娘原来是威国公爷请进京的,国公爷现在不在京师,呃……可否让本官着人带你去国公府呢。对了,一场误会,姑娘还是放了杨玉大人吧,这街上人多,被路人瞧到了不好”。
    宋小爱柳眉一挑,欢喜的道:“国公爷?比总督大吧?呵呵呵,杨大人又升官儿啦!”她美滋滋的说完,上下一打量。眼前这官儿一部长胡子,虽没伍汉超他爹长,可也不算短,嗯……应该是个正经人,
    宋小爱便很大方的摆摆手道:“好啦,你是兵部侍郎,论品秩咱俩一边高,论权力你得管着我,我就给你个面子,把那不开眼的东西放了”。
    杨一清奇道:“品秩?你……你到底什么身份?”
    宋小爱道:“我是广西壮家兵参将官宋小爱,皇上赐的总兵街,他冒犯我,算不算冲撞上官?我带侍卫到兵部可不可以?”
    杨玉被人放开了,一听人家姑娘的身份却傻了眼,趴那儿愣忘了起来。杨一清也听说过这位女英雄、不由肃然起敬,拱手道:“原来是宋大人,哎呀,快快请进,守门的兵丁也没些规矩,怎么知道了大人的身份还不通报!宋大人,张公公,快快请进”。
    宋小爱听了脸一热,这事倒不怪守门的兵丁,杨凌通过军驿传递消息给她信上没提自己已升为国公的事,只告诉她伍汉超巳安排到兵部,让她进京后先去杨府,再想法安排她。
    可她会情郎心切,进了北京城径直奔兵部来了,到了门口忸忸怩怩细声细气儿的只说要见伍汉超。伍汉超现在不在兵部里,他刚到兵部认识的人又不多。兵丁懒得搭理,结果杨玉慧眼识美人,上前搭讪,才闹成这副局面。
    杨一清领着二人进了兵部衙门,杨玉爬起身来,根本没人搭理他,想一想这个女人无论是和杨凌的私人关系,还是现在的官职,根本不是他一个千户办得了的人,只好忍气吞声的滚蛋了。
    杨一清把二人请进府,叫人送上茶来,三人一番叙谈,他有意把杨玉的来意泄露给了张永,张永一听方才那混蛋是抢他兄弟的位子来了,恨得牙根痒痒,早知是这回事,刚才他也要揍杨玉一顿了。
    宋小爱问了杨凌升官的情形,听说升了国公,他现在已经不在朝中掌权,心中不禁有点失落。她倒不在乎升官,问题是她和伍汉超还未成亲,总不能住到他那儿去,她本来是不在常规军队编制之内的军中将领,如果不能有个名正言顺的安排,难道要住到杨府吃干饭不成?再说带来那百十号人,都做着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美梦呢,现在要怎么安排?
    小姑娘暂时抛下想情郎的心思,黛眉深锁犯起愁来。她打了杨玉,张永正觉解气,而且也恨不得多些跟刘瑾捣乱的人,心下一琢磨,倒给他想出个办法来。
    张永嘿嘿一笑道:“宋总兵莫急,一会儿离开这儿,咱家去请旨给你安排个去处,保证威风凛凛,那杨玉也罢,他背后的何人也罢,没人敢找你的麻烦,还能安排你的人马”。
    宋小爱是杨凌召进京来的,张永也就没有许多顾忌,他对杨一清说明来意,请他帮忙从兵部衙门的角度对牟斌给予支持。他和刘瑾的官场斗意味着什么,杨一清自然明白,他也不想让刘瑾把持锦衣卫、控制京营,自然点头答应,大家谈的一团和气,张永便带着宋小爱告辞离开了。
    两人刚刚走出兵部大门,一骑飞来,宋小爱眼尖,那人还没下马,她已欣然唤道:“汉超!”拔步迎了上去。
    伍汉超见是宋小爱到了,不由喜出望外,他掐着指头算日子,小爱应该也快到了,只是不知具体日期,想不到刚从威国公府回来,就瞧见了她。
    两个人冲到一起,四目相望,飞扬跋扈的宋将军立即变成了温温柔柔的小女人,两个人絮絮温语,雪花在他们身边随风飞舞,在他们眼中,这风雪却似离得好远好远。
    两个人先叙离情思念之苦,最后才问到离别后至今的情形,伍汉超听说她一到就把锦衣千户杨玉打了,不由苦笑道:“你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京师贵戚高官甚多,比不得你的家乡,以后万不可如此了”。
    “嗯!”宋小爱含情脉脉的看着情郎,一脸温柔甜蜜的笑:“刚刚大胡子杨大人也这么说呢,是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是你们男人训斥女子常用的话呀”。
    她忍不住又卖弄起来:“我还真的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呢。你知道么?”
    张永初一看还觉得温馨浪漫,可他拢着袖子在不远处站着,眼瞅着一对小情人旁若无人,现在已经快变成雪人了,终于忍不住咳了一声道:“宋大人,还要去见皇上呢。你看是不是……”。
    “哦!”宋小爱应了一声,轻轻捏捏伍汉超厚实的手掌,柔声道:“张公公答应在皇上面前为我谋个差事,这样我才方便和你长相厮守呀。乖,等着我……”。[天堂之吻手打]
    伍汉超哭笑不得,被宋小爱调戏,早已成了这对小情侣的一种**手段,好久不见了,宋小爱忽然调皮起来,伍汉超觉得特别亲切。
    宋小爱在情郎面前,走路也动人起来,伍汉超痴迷的看着她腰肢款款摆动的妩媚,轻快的步伐如雪花般轻盈,一个侍卫给宋小爱牵过马来,她接过马僵,扣住马鞍,忽的回眸一笑,吃吃的道:“想教训宋小爱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翻身上马,拍拍马鬃,格格笑道:“乌龟为什么砸秃头。害你几个晚上想的睡不着觉啦?现在我告诉你,天呢,有两个屁股高,地呢,没有三尺厚。至于为什么,想不通回家接着想去”。
    伍汉超把脸一板,哼了一声,一语双关的道:“嗯,想不出的话……家法伺候”。
    宋小爱脸儿一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想想伍汉超这种超级好奇宝宝,今晚十有**又要睡不着觉了,他想着自己出的谜语,就是想着自己,不禁开心的笑起来。
    雪地上,一串银玲般欢快的笑声袅袅,马儿已经远去了……
    伍汉超苦笑着掸掸帽子上的雪花,上回那个谜语,害他几晚上睡不好,连求带哄的,宋小爱才把答案告诉他,想不到现在又给他出了一个。继调戏之后,猜谜似乎成了宋小爱折磨他的第二手段,而且还越玩越上瘾,有点乐此不疲了。
    张永的心眼虽比不上刘瑾,可也不比他少几分,他带着宋小爱到了豹园,让她候在外边,一溜烟儿去见皇上了。
    正德正在看奏折,张永督管着豹园安全事务,也是常客,所以正德见了他很随意的打声招呼,免了他大礼参拜,就径自继续看奏折。
    张永把火碳炉子往皇上跟前挪了挪,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边,只见正德皇上看着奏折摇头道:“上回宁王奏本请求复三卫,联没允谁,只是着地方官府加强缉盗,维持治安,可这江西巡抚也太无能了,强盗越抓越多,你瞧,宁王上本说,盗贼横行,时常入王府行窃,王府家丁人力有限,再加上宫殿年久失修,堂堂王府,很多房子现在一下雨就漏水,也太可怜了些。”
    张永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道:“莫非……宁王又请求复三卫了?”
    “这倒没有,他说……王府的琉璃瓦许多被踩坏、或者风雨破坏了,要更换一下的话,大约两三万件吧,这是皇家督造的,他自己做不了主,向朕请旨呢”。
    正德愁眉苦脸的道:“江南的海税银子已经递解进京了,嗯,这才刚刚开市,前后几个月的功夫,许多外国商贾还没来得及和大明交易呢,税赋已经快赶上去年江南三镇递解的税银了,帮了朕的大忙啊,要不然年底给予百官的薪俸,犒赏三军的用度、筹备过年的费用,全都不知从哪儿出了。
    依朕看,再有两年功夫,这日子准能好过,可这两年不好捱呀。宁王要换疏璃瓦,连造带运,加上其他修缮。又得一大笔银子,让朕从哪出去?可这维修王府。本就是皇家贴补地事儿,宁王逢年过节,进礼甚绰,换个瓦而已。朕怎好拒绝?”
    “是是是”张永正想使坏,让皇上派刘瑾去想办法,却听正德自语道:“嗯,刘瑾在批奏中的提议倒不错,朕不理他这个碴儿。只追究盗贼横行的事儿,允许他恢复三卫兵马,加紧缉盗,以保王室安全。呵呵。把他想要银子要瓦的事儿,就这么不着痕迹的避开”。
    张永听说过宁王府中官年底进京给皇上送礼。又给刘瑾也备了一份厚礼,不过他和宁王没什么来往,懒得计较这事儿,正好趁这机会谈起自己的目的来:“是啊,皇上,无论天下如何大治,总是有些胆大妄为之徒违法乱禁的。
    别说地方了,去年杨凌在京师被山贼劫掳、侯府被数百强盗攻击,可见这些山贼何等胆大。还有在大同,邪教混入官府作官。勾结外虏,若非皇上大智大勇这才力挽狂澜,换了旁人必然为其所害。”
    正德想起在白登山。如果不是杨凌稳住三心二意的花当,王守仁及时挥兵来援。还真说不定重演土木堡之变,不由连连点头。
    张永趁机道:“老奴听说永福殿下为太皇太后祈福,要出家修行,为求清静,尼庵盖在郊外,这保护之责也不可不慎重啊。虽说殿下出了家,可是在天下人眼中,仍是先帝之女,当今皇上御妹,如果有宵小之徒打主意,那时可就坏了”。
    “出家?”正德脸上涌起怪异的神气:“出家出家,这个妹子早晚出溜到杨家,这事儿得帮妹妹瞒着,张永虽然可靠,比较掉价的事儿还是不跟他说的好。”
    “不过……他说的也是,诺大的驸马府……啊,不是,是诺大的尼姑庵,就派些宫女随同出家,一个男人也没有,别说安全了,如果哪个宫女出了宫,胡乱勾搭男人,把肚子搞大了,那岂不是连妹妹带自己都跟着丢人?还真该找人保护起来,要不……让刘瑾派些番子把尼庵四下围住?”
    张永一边看着他脸色,一边道:“皇上还记的江南剿倭,征调广西狼兵,皇上亲自颁诏任命的狼兵总兵官宋将军吧?那是一位女将,骁勇善战,屡败倭寇,替咱大明立下了赫赫战功,对朝廷很是忠心。
    这位女将军是闲职,这不……过年了嘛,她进京拜望杨凌大人,恰巧被老奴碰到了。老奴就想,这位女将武艺既高,又是女人,如果皇上请她保卫尼庵,出入方便,还不会惹闲话,所以就赶紧把她留住,赶来见皇上了,皇上觉的怎么样?”
    正德一听眉开眼笑,撂下奏折道:“不错不错,亏得你给朕想着,唔……让一位女将军保护御妹,这主意非常好。”
    他说到这儿眉毛跳了跳,心中忽想:“千里进京探望旧帅?她……不会是……是杨卿相中的……,要是那样可是给妹子找了个情敌了,她不从中坏事才怪”。
    正德想到这儿,又婉拒道:“这位宋将军年方几何?在京里没旁的亲人了吧?她是壮家头人,留她在京里,她愿意么?再说……她是女人,她手下的兵将总不会都是女兵吧?又不能全都住进庵里去,朕以什么名义来安置?不妥,不妥”。
    张永道:“这位宋将军,已和兵部骁骑将军伍汉超订有婚约,所以留她在京里,想来她是一定愿意的。让她保护尼庵,只是为了方便她进出请示,巡察安全,她的人马自然是驻扎在庵外,至于名义,那也方便的很,杨凌不是晋升威国公了么,皇上的七座皇庄,就少了人看守了,不如就把这个御前亲军统领的职位委给宋将军,既看管皇庄,又保护尼庵,一举两得。”
    正德皇帝一听她已有了婆家,顿时笑容可掬的道:“使得,使得,这个法子好,那么你就给朕去传旨吧,任命宋将军为御前亲军侍卫统领,代朕管理皇庄兼任皇庵护法将军”。
    张永正中下怀,他正想领旨退下,正德忽道:“你这一说……朕倒想起来了,天下不靖,杨凌奉旨去霸州查抄黯夜财产,只让刑部派了差役跟着,可是不太妥当。不行,不行,太不安全了”。
    他站起身来,在房中踱了几步,问道:“宋将军进京,来了多少侍卫?”
    张永忙道:“带了百余侍卫,皆是精干武士”。
    正德摇头道:“不够,不够,你旨意照传,再从京营中桃选些强兵,凑齐一千之数,交给宋将军。她是皇庵护法,杨卿是为筹建皇庵去霸州查抄罚官,这样贴得上边儿,反正现在庵堂未建,她也无事可做,让她带兵去霸州,追上杨卿先为他护法吧,呵呵!”
    张永叹服道:“皇上体恤下臣,关爱威国公,老奴感佩无限。老奴这就去传旨”。
    张永原还以为皇上会见见宋小爱,想不到这么痛快皇上就答应下来了,他一身轻快的退了出去。正德笑眯眯的看着他离去,心道:“护法,护法,妹妹还没过门儿,先去护护未来的妹婿也不错。”
    或许是因为杨凌比他岁数大的原因,正德一想起杨凌得一本正经叫他大哥的样子,就觉得占了莫大的便宜,心中乐不可支,全然不去想代价是把妹子给了人家。
    不着调的正德皇帝自顾自的傻乐了一会儿,又拿起刘瑾批过的那奏折,看了两眼提起朱笔批下一行小字:“允刘瑾所拟,照此办理就是!”
    PS:停更一日,后边的兄弟追近了三百票,呵呵,不多说废话了。月关拜票,尽量保持^_^[db:wangzhi]
回到明朝当王爷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回到明朝当王爷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