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 美文亭_美文欣赏_经典短篇散文_伤感爱情美文_情感日志大全_唯美诗词句子_人生感悟文章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 满堂皇后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回到明朝当王爷》 作者:月关作品集

第三百四十章 满堂皇后 更新时间:2014-07-03

大.学。生!小-说www.DXSXS.COM    “盯上他们!”这句话还未出口,却见那位封半仙似乎低声训斥了两人几句,然后三人也向这边走来。杨凌忙回过头,拿出公子哥儿的派头,一步三摇的放慢脚步,放他们走在前头,然后转向宋小爱。
    宋小爱会意,已悄声道:“大人放心,我已派人跟上去了”。
    杨凌这才注意到两个村夫打扮的汉子已经紧随在封半仙的身后,不禁赞许的一笑。
    刘大棒槌挠挠头,奇怪的低声道:“国公爷,本朝有丞相么?”
    “有”,杨凌慢悠悠地道:“太祖那一朝有,不过自丞相胡惟庸造反以后就没有了。现在的丞相,其实就是内阁大学士,不过职权与昔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根本无法相比。”
    大棒槌惊讶道:“那……他们喊什么丞相?是不是那人叫成象?”
    杨凌一怔,这他倒是没想到:会不会自己小题大做了,那人姓封名小木,绰号半仙,万一他的表字………咳,一个没功名,上过私塾识得几个字以算命骗人为业的也有表字?不过也不好说。
    杨凌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动摇,说道:“不要声张,等咱们的人摸摸他们的根底再说吧。咱们继续逛花灯,说不定还能再碰上他们”。
    此时,行往郊外的人流越来越多。胜芳镇内处处彩灯高悬,富户家中争先攀比,更是别出心裁,广场院子里遍栽花树。不过各家各户这样零散的观灯到底影响效果。胜芳镇外有河淀,到了现代已经干涸成为荒地,但是当时却是连绵成湖,鱼虾丰富。
    百姓们在苇荡湖泊边架设彩灯、冰灯,还有灯谜。天长日久声名远播,许多外地富有人士也在正月十五来赏灯。使得胜芳花灯越来越红火。到了郊外,天色已大暗下来,可是这里却灯火通明,木杆树干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彩色灯笼。缯帛绕树,鼓声阵阵,乐声悠扬。
    地上还有从湖里凿冰垒起的冰灯,玲珑剔透,五光十色,犹如一座座水晶塔、水晶屋,就连杨凌这样见过现代超绚声光效果的人瞧了都心旷神怡,更惶论这些一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的普通百姓了。
    此时的湖泊岸边,犹如热闹的庙会,富商豪绅还出资搭建了戏台,唱戏的,耍龙灯的,玩杂耍奇伎的,热闹非凡。人流熙熙攘攘,孩子们在人群中嘻笑游玩,还有不少带着面具的人,也在其中尽情嬉闹。
    灯节共三天,十四、十五、十六。通常十六还要放焰火,然后节目告终。今天是正月十五,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高大的枯槐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变成了一株艳丽的花树,仰脸望树,穿过炫丽的灯影,皎如玉盘的明月高悬在空中,犹如那明月也挂在梢头。
    这三天,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们也解了禁,可以走出闺房约上三五红颜知交,在灯市上游览闲逛。前方是整个灯会最壮观的地方,二十多株龙爪愧。光秃秃的树枝上桂满了花灯,与长长的数根彩绳攀连在一起,形成一面巨大的灯墙,极为壮观。
    树下满是小商小贩,卖吃的卖玩的卖灯笼、面具,游人拥挤,人声喧闹,大家都兴致勃勃,只顾欣赏美影,没人在意身旁都是些什么人。杨凌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再从伴在他旁边的纤秀身影一相比照,立刻认出就是街口见过的那个赵疯子。
    看得出他对妻子真的很是宠爱,因为怕人多碰到了妻子,他用粗壮的手臂揽住了夫人的香肩,与她指点着彩灯,边行边走。裙袂款摆之下,纤巧的弓鞋,在亮如白昼的灯光下看得真切。
    难怪她的相公这般搀扶,这位俏丽的娘子是一对小脚,那年头,真正裹小脚的女人并不多,许多佳丽都是天足,尤其当时皇家选妃不要小脚,所以北方的高官贵族家更少见小脚女人,杨凌的妻妾就没有一个小脚。
    但是大明中期正是裹小脚的风气渐渐开始流起来的时候,所以见到俊俏的女人小脚姗姗的也不希奇。这种风气实在害人不浅,到了明末清初时小脚遍地,一遇兵灾**,根本跑不起来,只能趴在家里等死。
    杨凌心里记挂着那位莫名其妙的封半仙封丞相,见到这个赵疯子,想起他认得那个封半仙,而且方才见面时对姓封的还颇多调侃,或许能从嘴里套到些有用的情况,于是便向宋小爱使个眼色,举步迎上去。
    “哈哈,兄台,我们又见面了”,杨凌拱拱手,笑容可掬的道。
    他的风度仪表无可挑剔,让人一见好感就油然而生,那大汉扭头瞧见是他,上下打量一眼,也露出笑容,拱手道:“这位仁兄,似乎不是本地人?”
    “然也,在下姓杨名万年,来自京师,游学轻历,听说霸州花灯天下闻名,是以前来一观”,杨凌不慌不忙的道。
    “哦,在下姓赵名燧,家中兄弟三人在下排行老大,是文安县的诸生,很高兴认识兄台”,赵疯子对那封半仙说话粗声大气,犹如一个粗人,此时对杨凌文质彬彬,倒也颇为斯文。杨凌见他穿戴就知是个富有的读书人,想不到还是入了县学的,忙拱手施礼。
    诸生就是入了县学的秀才,这样的读书人是比较有前途的,就象同样是学生,人家进了重点高中一样,要中举、考取功名,把握是比较大的。
    “这是拙荆,呵呵,为兄今日就是陪同拙荆来赏灯的”,这仁赵秀才是个性情豪迈的人,杨凌又有意结交,三言两语就以兄弟相称了,这时一听赵秀才向他介绍爱妻,那是真以好友相待了,杨凌忙躬身一礼,道:“见过嫂夫人”。
    娇美少妇浅浅一笑道:“杨兄弟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杨凌目光一闪,瞧见旁边树下有个茶水摊子,便笑道:“我与赵兄一见如故,咱们以茶代酒,且去树下叙谈一番如何?嫂夫人行路久了,怕是也要累了”。
    赵燧一听,猛地一拍脑门,怪叫一声道:“哎呀,亏得兄弟提醒,糊涂糊涂,娘子可是行路半天了,一定十分辛苦,来来来。娘子,咱们到茶摊子上稍坐一阵儿,你且歇歇脚”。说着扶了夫人便行。
    他的夫人似乎十分受用丈夫的宠爱呵护,含笑由他扶了去茶摊前坐了,这茶水摊子因是夜间,所以还有夜宵。煮的有各色汤元,赵燧十分豪爽,各色口味都要了一碗,不但给妻子要了,还给杨凌和随在他身边的两个男仆女侍各要了一碗。
    家仆侍女是不能同主人同桌用餐的,宋小爱就和大棒槌在旁边桌子坐了,赵燧偷偷看了看他们,向杨凌挤挤眼轻笑道:“兄弟好眼光。寻得一个侍读俏婢,不但美貌,气质亦脱俗。兄弟必是京师名门吧?”
    杨凌脸上一热,合糊地道:“唔。兄弟并非名门,祖上作过官,现在是京师地方的士绅而已,呵呵,兄长过奖了,过奖了”
    那时富有人家游学的士子,由于尚未娶亲,出门在外又需要女性照顾,家中常为他择选一个美貌的侍女,说是侍读,其实是起食饮居、男女**,统统都侍了,运气好的将来正式娶妻后纳为妾侍,要不然仍是终生为侍婢,反正是自家买回来的,自可随意处置。
    这时大明风气,亦是士子秀才们喜闻乐见的雅事,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所以赵燧并不怕当着夫人问起,因见小爱人品出色,这算是一句称道夸奖的话了。
    看到杨凌居然有羞意,赵燧觉得有趣,不觉拍腿大笑。不一时汤元端了上来,赵夫人用餐的姿态也十分文雅,她这位夫婿却全无读书人的风度,杨凌第一个汤元吹吹嘘嘘的刚刚吃完,赵疯子已呼噜噜连汤也灌了下去,抹抹嘴巴笑嘻嘻的看他们吃。
    杨凌本就不饿,就势放下碗来苦笑道:“赵兄好快的速度”。
    赵疯子哈哈笑道:“男人嘛,呃……你吃你的,我知道你们京师大户人家吃个饭都讲究得很,不痛快,很不痛快,你吃你的,不用管我。对了,威国公现在霸州正在大肆清剿冒充神灵诈取钱财的一帮神棍,大快人心呐,哈哈,那是你的本家呐,这事你听说了吧”。
    杨凌趁机道:“是啊,一到霸州我就听说这事儿了,不过我是游学经过,回京过完年就出来了,没有霸州城停留,想着赏完花灯就继续南下呢,具体情形还没你了解得多。怎么霸州这里很多神棍么?方才在镇上听兄长作狮子吼,大叫’封半仙’,吓得那个行人脸上变色,难道在威国公治下,霸州清剿神棍骗徒如此严厉?”
    赵夫人听杨凌说她夫婿做狮子吼,不由噗哧一笑,赵燧嘿嘿一笑道:“近墨者黑呀,为兄这狮子吼,可是大有来头的,兄弟想学还学不学不会呢”。赵夫人脸蛋儿一红,手在桌下悄悄掐了丈夫一把,赵燧皮坚肉厚,浑不在意。
    他喝了口茶道:“那是自然,威国公南征北战呀,是战阵中的一条好汉,惩奸办案也是好厉害的手段,霸州神棍横行,闹得乌烟瘴气、真要整治起来、光是大批盲从的百姓就得闹出乱子,威国公巧施妙计,以神治神,较之战国西门豹更胜一筹,现在霸州可是没有一个神棍敢再招摇撞骗啦”。
    他把杨凌如何巧计整治四圣僧的手段详细说了一遍,杨凌佯作头一回听说,不断抚掌称妙,看得邻桌的宋小爱、大棒槌窃笑不已。赵燧说罢道:“至于那个封半仙,倒是一棍,不过是讼棍,而非神棍。不过他神神道道的也喜欢宣扬这些东西,还曾以这些虚妄之语成全了一双姻缘,所以愚兄见了他有意开个玩笑”。
    “哦?以神佛名义成全一对姻缘?这话从何说起?”杨凌故作很感兴趣的道。
    赵燧倒是有问必答,说道:“这事我也不是十分的了解,只是听朋友说起过。霸州城内有一个讼棍叫王智,专门替人写状纸,打官司,他仗着一支利笔和一张巧嘴,而且和官府交通的关系十分友好,所以赚了不少钱,也算是个富绰之家”。
    赵疯子说到这儿,杨凌一下子想了起来,黑鹞子苗刚被捕入狱,他的瞎眼老母托付的那个讼棍不就是王智吗?这人想来和衙门里的人关系是极好的。不过要价也太黑了点儿,黑鹞子连房带地,还有家里的浮财,怎么也有二百两银子,被他敲诈的干干净净,才把黑鹞子保了出来。扣去交通官府的钱,仅这一桩生意,他就空手入帐至少百两纹银。做讼棍做到这份儿上,也算是霸州第一大律师了。
    赵疯子继续道:“王智有个女儿叫王满堂,据说是有霸州城第一美人儿,呵呵,其实这话都是街头巷尾一些登徒子的谣言了。你嫂子就是霸州城的人,说起美貌。为兄相信就绝对在王满堂之上,只是有教养的姑娘平素不出闺阁,谁人识得她们相貌?
    那王满堂却是个异数,王智家里也算富有,有宅有地有家仆,可是这个女儿却自幼由得她走街窜巷,与人交往,认积的人自然就多了,加上她姿容俏丽,结果就成了名动霸州的一朵花儿。
    姑娘到了十七岁上还没找婆家,王智也不着急。可是有一天这位姑娘做了一个梦,说是梦到一位金甲神人告诉她,她将婚配一位大贵人,那人名叫赵万兴,姑娘就把这个梦说给母亲听了。
    封小木是个讼棍,一向与王智交好,辗转从他口中知道了这件事,便掐指算了一阵,然后斩钉截铁的对王智说这个梦确是神人托梦,不日那个叫赵万兴的贵人就将路过这里,叫他老夫妻千万不要错过了。
    王智半信半疑,不料过了两天真的有位客人路过,上门讨水喝。两下一叙谈,那人就叫赵万兴。王智大惊,他见那人文质彬彬,谈吐不俗,便假意结交,让他在府中住下。一经打探,这赵万兴是个游学秀才,父母双亡,飘流四方。
    住了几天,王智发现那人不但仪表相貌不同凡响,而且能言善道、处事得体,确有贵人之兆,更希奇的是,他住的客户每日屋顶都落满鸟雀,王智料想他将来必然高中,飞黄腾达,便主动许婚,将爱女许配给他。这桩韵事流传开来,我的一位好友曾对我提及,而我曾托封小木我打过一场官可,呵呵,所以见到了调侃他一下”。
    “哦?竟有这样的奇事?呵呵,王姑娘嫁的那位贵人现在何处,可曾飞黄腾达么?”杨凌不动声色的问道。
    赵燧呲牙一笑,嘿嘿地道:“自从王姑娘许了人,便随相公搬出了王家,住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只是锦衣绮罗的生活好像确实不错。不过说到命中贵人,嘿嘿,兄弟,你真信呐?”
    赵燧目中露出狡猾之色,笑道:“如果哪一天你与某位小姐两情相悦,尽可让那位姑娘照此行事,回家就说梦中有仙人许以姻缘,然后为兄帮你找个神棍去对令岳丈说这位贵人旬日之内就会出现,随后你就登门拜访,至于鸟雀落屋嘛,那也好办,趁人不备往房顶上撒些粮谷也就是了。呵呵,如果令岳丈一时犯了糊涂,这桩婚事便成了”。
    赵夫人在一旁捂着嘴吃吃的笑个不停,旁边桌上宋小爱和大棒槌本来听如痴如醉,还觉世上果有这样天作之合的姻缘,听赵燧一语道破天机,不由轻轻啊了一声。
    杨凌也忖料到大概原因如此,一听赵燧说的明白,不由笑道:“兄长高见,这都是你的揣测么?”
    赵燧嘿嘿一笑,自负的道:“不错,虽是为兄揣测,料来**不离十。那位王满堂姑娘从小随意出入里弄街头,与男子打交道,只怕早与那个叫赵万兴的人有了私情,所以才订了此计诓骗父母,不过为兄奇怪的是,那赵万兴如果家财万贯,以王智唯利是图的一个人,断无不允婚的道理,何必用此手段?
    若说赵万兴一贫如洗,可是听说王满堂嫁了人。每次回娘家,或出现于霸州街市,都是浑身绮罗,穿金戴玉。显然处境很好,可是她嫁到何处,却无人说的清,莫非……她那夫婿其实是有妻子的?她是嫁了人作妾不成?”
    赵夫人低啐一声,嗔道:“相公,休要背后胡乱猜测,污人名声。咱们不知底细,不可妄语。”
    赵燧很怕妻子,闻言干笑道:“嗨,我这不是跟自己兄弟说说么,自不会和不相干的人胡乱提起”。
    杨凌本想从他口中了解了解那位封半仙的情形,想不到却听了这么一段不相干的事情。这么说封小木只是一个普通的讼棍,那个什么丞相,难道真的是自己听错了?他的表宇叫成象或都什么其他的谐音?
    杨凌的心里动摇起来。就在这时,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大姑娘正沿灯绳向另一株树下走,旁边还跟着小丫环,光看背影,那位姑娘就让人心痒痒的。背心型的狐裘显露出女性的曼妙曲线,长长的孔雀蓝百格裙,莲步轻移,腰肢有韵律的款摆。
    看体态姣好的女子缓步而行,那款摆摇曳地韵律确是饱眼福的大享受。这时一个登徒子忽然急步追了上去,贴近姑娘身子时忽然探手在她的丰臀上掐了一把,然后身子一转,就要扎进人堆儿。
    不料那位大姑娘蓦然转身,身手矫捷灵话,根本不象平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遇事惊慌无助的闺中少女,她伸手一抄,一把抻住了那登徒子的衣领子。“啪”的一记耳光扇在他脸上,娇斥道:“占你家姑奶奶便宜呀?隔着棉裙呢,摸着舒服吗?”
    “喝!”杨凌暗赞一声好,这位姑娘,真够泼辣的,简直赶上现代一些爽直厉害的女孩子了,色狼最怕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了。果然,那歹徒子被打愣了,半天愣没回过神来。
    平时他见到的女子一旦吃了这种暗亏根本不敢声张,怕丢了脸面,顶多悄悄走掉就是,要知道就算是被人非礼,一旦张扬开来,声名受损的也是女子一方呀,这位姑娘……怎么这么张扬呀?
    这时姑娘已侧过脸来,灯下看美人,愈增三分颜色,何况现在有灯有月,而且五彩迷眼,这位姑娘本身相貌、身段儿也出奇的美丽,那俏丽的容颜让人一见便怦然一动。
    这位姑娘被人非礼,立即狠狠打了那色狼一记耳光,应该十分生气才对,可是这时看她脸上,却笑吟吟的没有丝毫生气模样,反而像是碰上了老相好似地,笑得那叫一个妩媚,吹弹得破的桃红脸蛋,绽起明媚动人的笑容。
    她的一双眼是典型的桃花眼,水汪汪的,那双嘴唇,丰满动人,娇艳甜美,要说起来她的五官、身段儿并不算绝美,比起赵家娘子来还要逊着几份,可是不同的是、她浑身洋溢着一种野性的美,是一种叫人见了就想在床上唱征服的性感女人。
    如果说赵家娘子美的如同一湖春水荡漾、那么她就是一团燃烧的烈焰,风情完全不同的明艳。这位穿得体面的大姑娘莫非是教坊里的粉头?哪有正经人家姑娘被人摸了屁股还敢揪住色狼张扬的?
    “你的胆乎真不小啊!“大姑娘笑吟吟地说:”敢当街调戏良家妇女。“
    那登徒子已经醒过神来,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惊怒也因为姑娘特别的美丽和妩媚勾人的笑容而消失了:“这可是正月十五闹元宵,不小心蹭了你一下、你却打了我一巴掌,还要怎么样呐?呵呵,姑娘你是良家妇女?别闹了,是哪个院子里的姑娘呀?爷回头一定去关照你的生意,折腾得你欲仙欲死。“
    因为姑娘的大胆和妩媚的风情,实在不象个正经人家的姑娘,这人误以为她是青楼妓女,顿时放下心来,也不担心四下围拢上来看热闹的百姓,反而公然和她调起情来。
    眼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杨凌也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忽然想起当初在地府故意气那崔判官时自己说过的伟大梦想:没事的时候领着几个狗奴才,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现如今看到这一幕,在确知自己不会暴死之后,在这个灯市花如昼的梦幻之夜,在如今娇妻美妾、彼此恩爱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件事来,恍若前世一梦。杨凌不由会心微笑。昔日佛祖拈花,迦叶微笑,大概也是这种悠然心会,妙处难以君说的恬然心境吧。
    “混账!”,杨凌正自浮想翻栅,女子身边的小丫环生起气来,瞪着杏眼怒道:“你长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家娘……我家夫人的主意,还如此出言不逊,陈风、单雄,教训教训他!”
    原来这女子带的不只一个丫环,人群中应声挤出三个人来,好象刚刚才追上来。一听小丫环这么说,立即冲了过来不料那登徒子虽是调戏揩油的无良浪子,毕竟不是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不但带了小厮,而且是与一众狐朋狗友一起来灯市游玩的。这时也围了过来,一见自己朋友要吃亏,立即迎上来流里流气的笑道:“怎么着?想打架呀,好啊,咱奉陪,你们有多少人,全叫出来吧?”
    那登徒子一见好友现身,胆气顿壮,见对方只有三男两女,便邪笑着在冲上来的一个男子胸口推了一把,大声道:“怎么着,还没了王法了?我是本县的生员,是读过圣贤书的秀才,竟敢污我名声?”
    冲在前边的两个汉子身子挺墩实,不过看起来平素很老实,根本没有打过架的样子,涨红着脸一直转眼去看那高挑美女,却不敢还手打人。赵燧一看那伙登徒子还要仗势欺人,不禁砰地一拍桌子,怒道“世风日下,真是有辱斯文!”
    袍襟往衣带里一掖,看样子他就要冲出去了,赵夫人知道丈夫力大无穷,生怕他莽撞伤了人,正要起身相拦,杨凌已经拦在前头道:“赵兄且慢,再看片刻,两边未必打得起来呢”。
    赵燧一听,这才含忿坐下。原来,被那小丫环唤出的三人,有两个冲在前头,另一个只比看热闹的百姓多站出两步,看着并不明显,若是突然看到,还会以为他也是看热闹的呢。杨凌眼尖,看到第三个人正是封半仙,便急忙拦住了赵疯子,想看看这人是否有什么可疑。
    那高挑丽人怒极而笑,格格地道:“你这色狼占我便宜,反诬我辱你名声?不要脸的东西,给我打!”
    对面的七八个人不是秀才就是小厮,秀才又全是豆芽体形,象赵燧这种万里挑一的极品秀才一个没有,姑娘身边两个壮汉一看就是极为壮实的汉子,真要动起手来决不会吃亏,可是这两人却涨红着憨厚的脸庞,茫然不知所措,一看就是从小长大愣没打过什么架的老实孩子。
    那伙秀才见了这番情景心中怯意顿去,很嚣张的迎了上来,高个美人儿说了两遍“给我教训教训他们”,两个壮汉才勉勉强强举手招架却只敢推搡,不敢打人,被几个秀才打的步步后退。
    赵燧性如烈火,见此情景又要跳起来助战,那小丫环却怒声大骂道:“一对废物!这样的货色还梦想有一天当御前亲军侍卫统领?”[天堂之吻手打]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杨凌和宋小爱、刘大棒槌听了几乎要跳起来。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听在这些百姓们耳中,虽然觉得古怪,却无法产生什么太离奇太大胆的丰富想象。
    世上本没有御前亲军侍卫统领这么个官职,完全是当个皇上为了在身边给不是正途出身的杨凌安排个妥当的位置,自己凭空杜撰出的官儿,可是这个官职现如今可是天下皆知。
    所以听了小丫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大家顶多以为这对很忠厚的家奴可能有志向要投军,将来建功立业,能够当上威国公做过的官儿,现如今表现的这么无能,所以那小丫环才出言讽刺。
    可是对杨凌三人来说,感觉却绝不相同,在镇上时听到一句丞相,现在又跳出两个御前亲军侍卫统领。两句诡异的话联系到一起,白痴也知道肯定有问题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朗声笑道:“哈哈哈,好大的志向,御前亲军侍卫统领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的么?这两个怂包蛋要是有朝一日能混到我江游击这么大的官儿,那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随着声音,有个人双臂左方一分,轻描淡写看似浑不着力,却“哗”的一下将人群推开,象只大猫儿似的懒洋洋地踱了进来。他的话轻佻,神态更轻佻,眉梢眼角都带着轻佻随意的笑。
    这人一身军装,看年纪也就二十多岁,身材健硕,五官英俊,配上这种带点坏的笑,不但不讨人嫌,反而透着股子另类的迷人味道。若是这样一个健壮、英俊的男人。用这样的坏笑盯着一位姑娘、少妇瞧上一阵儿,足以瞧得人家身子骨儿酥软,面热心跳的想入非非了。
    这人狠狠的剜了眼那少妇丰耸诱人的酥胸,然后转向面前的那些秀才邪笑道:“一堆无良文人欺负女人,本将军来护花,知道什么叫秀才遇见兵么?嘿嘿,那兵、就是区区不才在下我啦。”
    秀才还真不怕遇见兵,一个秀才可比大头兵地位高多了,除非是乱世,兵匪难分,那时例外。可这个兵不同,听他口气,那是位游击将军,地位可比秀才高多了,几个无良文人顿时瑟缩了一下。
    杨凌愕然瞧着这突然出现的将军,失声道:“江彬?他怎么来了这里?”
    赵疯子听到他说话,问道:“怎么?贤弟认识这位将军?”
    “啊!”杨凌定定神,说道:“是啊,这人……是我一位故友“,说到这儿,他就不能不上前相见了,便对赵疯子道:“赵兄,我去见见他”。
    那几个秀才这时已被游击将军江彬唬走了,毕竟是见了县官也不用跪的生员,江彬说的虽然厉害,也不好为了捏女人屁屁这么点事真把人家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反正已在美人儿面前露了脸,便大声嘲笑几句,大人大量的放过了他们。
    他转头打量那女子几眼,只觉此女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脸蛋娇艳的出奇,眼中色眯眯的光芒一闪,不禁摆出一副迷人的猪哥……帅哥相,柔声道:“姑娘,赏花灯时宵小色狼是最多的,你该小心些才是”。
    江彬人品出众,那艳丽女子仔细瞧了他两眼,脸上绽起春花般妩媚的笑容,轻轻福了一福道:“多谢将军援手,未知将军尊姓大名?”
    江彬忙叉手一礼,斯斯文文的道:“在下新任霸州游击将军江彬,赴任途中听说胜芳花灯十分精彩,所以慕名而来,得遇姑娘,不知姑娘是……?”
    那女子听说真是位游击将军,不禁目眨异彩,唇角也溢出甜丝丝的笑,含羞低头道:“民妇王满堂,霸州赵万兴之妻”。
    灯下美人低头含羞一笑,水汪汪的桃花眼却带着勾人的韵味儿微微上翻,视线从人家的胸膛腻腻的滑上去,牵住他的眼神,溜溜地转了几转。
    江彬哪见过这种**手段,顿时骨头一轻,七魂六魄纷纷出窍,脚跟儿跃跃欲动。好风骚的女人,江彬心痒痒的,这风情韵味儿可比窑姐儿强了千百倍,他娘的,眼晴会勾魂儿啊,叫人见了就恨不得扑过去把她压扁了,揉碎了,刺穿了。
    既是民妇,那就是丈夫没有功名的普通百姓了,奶奶的,哪个兔崽子这么好福气?不过……她既然也是霸州人,瞧这模样又不象个守妇道的,说不定……,江彬摆出更迷人的微笑,开始搭建近水楼台,说道:“原来也是霸州来的,呵呵,今日相见也是缘份,这里登徒子很多,夫人可要本官陪同赏灯如何?”
    王满堂笑宴宴的正要应允,后边猛一声咳嗽,王满堂笑容顿敛,她扭过头去狠狠瞪了封半仙一眼,转回头来对江彬脉脉含情的道:“多谢将军,民妇自有家人陪同,不敢劳烦大人”。
    她眼波一荡,轻佻的扫了江彬一眼,轻轻的道:“民妇是霸州吾神巷王智之女,改日若有机缘,当与父母再去谢过将军援手之恩、告辞了!”
    “啊?好好!“江彬不愿在佳人面都失了礼仪,只得拱手作别。一双虎目依依不舍的紧盯视着王满堂款款摆动的丰臀纤腰,那**的曲线荡起一股妖娆,直入心脾,江彬长长吸了口气,低声自语道:“好风骚的小娘们,勾得老子这个火……不逛灯了,老子得去逛青楼”。
    江彬转身要走,他此次赴任,带了十多个亲兵,上镇外逛花灯,却一个未带。江彬自己就是一手好本事,而且胆魄过人。当初任一个小把总时,就敢悍然跃上城头,狂舞双刀挑战城下精擅箭术的数千蒙古铁骑,现在当了游击将军,仍喜欢独来独往,不带侍卫。
    杨凌一见王满堂和那封半仙等人离开。在镇里时派出的两个侍卫已经跟了上去,便放心的走到江彬身旁,笑吟吟的道:“江兄,大同一别已逾两载,真是久违了呀”。
    江彬一怔,眯起眼打量打量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的书生,瞧了片刻忽地象中了箭的兔子,倏的一下跳了起来,指着他瞠目结舌的道:“啊!你……你……你你是……”。
    “哈哈,可不正是我吗?我是杨万年,江兄终于想起来啦!”杨凌一攀他的手臂,使劲握了一下。江彬十分机灵,已听懂了他的话意,呐呐道:“是啊……万年兄,久违了久违了”。
    赵疯子携着妻子走上前笑道:“恭喜杨老弟元宵佳节喜逢故人。夜色渐深了,为兄要陪你的嫂子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谈,若有机会来到文安,老弟只需向人打听赵疯子的家,便可找到我了,介时一定要登门陪为兄痛饮一番”。
    杨凌现在心中有事,忙拱手作礼,恭送赵燧夫妇离开,然后一拉江彬,回到桌前坐下,重要了壶茶,笑道:“江兄怎么调到霸州来了?而且还升为游击了?恭喜恭喜”。
    江彬知道这时不宜见礼,便拱手谢过,然后俯身低声道:“我的国公爷,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我正想着到了霸州再去拜见您呢。”
    杨凌笑道:“胜芳花灯,我也久闻在名,既然来了霸州,自当来见识见识,今日又遇到你,更是一喜”。
    江彬笑道“下官见到国公爷,才是大喜。说起来,我小江能有今日,还多亏得国公爷呢,昔日你我在鸡鸣驿城头并肩抵抗鞑靼铁骑,闵大人又刀劈伯颜之子立下大功,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自然也跟着沾光。
    尤其国公爷步步高升,边军将士每有论功行赏时,只要提及曾与国公爷您并肩作战,死守过鸡鸣驿,就没个官儿敢对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再说我小江打仗也敢拼敢斗,嘿嘿,托您的洪福,两年的功夫就升为游击了。“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了。鸡犬不一定是得道者自己提携,当他功成名就时,自然会有人为他和他身边的人去办这些事。因为你曾经追随过一个大人物,官场升迁就没有人敢刁难,谁知道你有什么门道,会不会把状告上天去?
    所以说大势至者,自有诸多拥戴者聚集到他的身边,因为这些人利益或明或暗,都是依附在这个人物身上,休戚与共。他在,自己就官运亨通。他倒了,可能明明离着八百多级,和这位大人物连个照面都没打过,一样是被清算的对象,关系由此而生。
    杨凌自知其中关节,不过江彬乃是一员悍将,不靠自己的关系按理也该高升的,今日见他高升,杨凌也替他高兴。
    江彬自视为杨凌门下,对他倒是推心置腹,说道:“大人您也知道,边关早是苦寒一些,所以下官就想往里边调调,正好霸州大富绅张茂,那是我的表哥,我就托他活动了一番,调到霸州来了”。
    杨凌这才知道原委,两人聊了一阵儿,问清江彬也在镇上店家居住,二人便一路闲聊,一路赶回镇去,叫店家置办了几样风味小菜,烫上几壶好酒,二人慢酌浅饮。故人相见,聊得甚是投机。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派去追踪王满堂、封半仙的待卫悄悄返了回来,贴着杨凌耳朵低低禀报一番。杨凌听得两眼瞪如铜铃,那侍卫禀报完了,杨凌两眼发直,半晌不发一语。
    江彬奇道:“国公爷,国公爷,您……这是怎么啦?
    杨凌两只眼晴象作梦似的抬起来,迷迷瞪瞪的看他半晌,才恢复几分清明。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你……说的是真的?亲眼目睹?”
    “是的,大人”,那侍卫见杨凌没有背着对桌这个陌生将领的意思,便躬身说道:“卑职亲眼所见,千真万确,绝无半字虚言。卑职和廖四儿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可是就算神智错乱,也不该两个人同时犯混呐?卑职二人看的真是一丝不差了,这才赶回来报信。廖四儿还盯着呢”。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荒唐了!简直岂有此理?”杨凌一番话听地江彬莫名其妙,却不敢再次动问。
    “皇后!皇后??“杨凌跟抽筋儿似的,那个侍卫突然缩了缩脖子低声道:“国公,会不会是……”。
    “是什么?”杨凌问道。
    那侍卫讷讷道:“是不是这芦苇荡湖淀之中有什么千年的乌龟王八成了精,爬上岸来蛊惑百姓。诈骗女色呀?”
    “王八精?“杨凌干笑两声,神气古怪地道:“呃……他们有多少人马?”
    “人马?就……卑职和大人说的那些人呐”。
    杨凌听了又进入痴呆状态,半晌才两眼直勾勾的道:“这……怎么可能?世上竟有这样荒诞的事情……镇上可有衙门里的人?”
    “有的,胜芳镇设有巡检司。下辖一队兵丁,还控制此地民壮,应可调动大约三百人,要卑职拿腰牌去唤人么”。那待卫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回答道。
    巡检司只是从九品。比县衙门内一个主薄的官阶还小,是末流的小官,但是实权却不小,坐镇一方,俨然是一处小小的土皇帝。他们主要的职责是缉捕盗贼、盘诘奸伪,有生杀大权,可以随便将人抓起来干掉,就是上面有人来追究,也可以说是因死者反抗、行凶、不得已而杀掉或者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威慑其他匪徒,就是当地的县官也管不了。
    “算了,不用他们”,杨凌摇摇头:“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竟有如此离奇之事,巡检司未必一无所知。嗯……集合咱们的人马,准备拿人!”
    杨凌一言落地,江彬嗖地一下跳了起来,犹如一只嗜血的猎豹,舔舔嘴唇,兴奋地道:“国公爷要拿谁?下官还有十几个人,愿随国公尾骥!”
    “嗯……也好!江彬刚到本地,他的亲兵也是从宣府那边调过来的,而且江彬实是一员虎将,有他在把握一定更大,只是……现在也谈不上没有把握,杨凌的心境仍然梦游一般,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逛灯的人们已经都回了镇子,那时的花灯用的不是电灯,不能彻底长燃,镇中虽仍灯火处处,镇外却用一片黑夜取代了喧嚣。七八十号矫健的身影飞快的闪出镇子,遁入湖淀边的芦苇荡。
    比肩高的芦苇因为冬季而稀疏干枯,白天看已经毫无韵味,不过在月夜中随风轻摇,倒也还有一番迷离的味道。江彬身背两柄斩马刀,嘴里叼着一截芦管,伸手轻轻一拂,枯掉的芦叶发出簌簌的细声,上边一点积雪也滑落下来。
    远望,虚白的月光映的芦苇荡如梦似幻,一片幽幽的白。江彬噗的一下吐掉芦管、低声道:“国公爷,咱们到底是去哪儿啊?”
    杨凌腰间也佩了剑,他扶着剑柄立定,侵慢伸出方手,遥遥指向苇深处,用一种梦幻般的语调道:“我们……要去那里,要消灭一个国家……”。
    PS:今天上级又来查啊查,恨死!我中午吃完饭就得抓紧准备材料,所以只能写到这儿了就上传,唉,本月本想休休,看来又要超标,奈何,奈何~~~。
    老生常谈,有票请投,无票无妨,大家开心就好~~再次多谢大家一向的关爱![db:wangzhi]
回到明朝当王爷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月关作品集
回到明朝当王爷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