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1. 手机美文亭
  2. 桌面快捷
  3. 网上投稿
  4. 作者排行
  5. 文章美文
  6.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名家美文 > 仓央嘉措 > 正文

灯火阑珊

作者:一诺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2-16 11:2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灯火阑珊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第二最好是不相识,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雪花还在飞舞的时候,仁曾旺姆就出发了。像以往一样,她要到拉萨河边去祈祷她的心愿。但今天和以往所有的日子都不同,因为她感到,自己离那个愿望越来越远。

哥哥已经给她介绍了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精明能干,而且早就暗恋着她。自己孤独而秘密的生活不会再维持下去了。面对这常人所向往的相夫教子的日子,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难道要把自己这徒劳的等待昭告世人?如果说出来,所有人都会嘲笑她,因为这实在是痴人说梦。

她在河边走着,越来越难过。也许过了这个月,她就再也不能到河边来了。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不愿离开,即使难过也不离开,因为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生活。

她像嚼雪一样,默诵着流传在街巷的那些情歌。她爱那些歌,比任何人都爱,但是,她也不由自主地联想,那诗中的女子究竟存不存在,如果存在,她会是谁呢?如果不存在,那他为什么能写得那么动人?她渐渐地憎恨起诗中那女子,难道她比自己漂亮吗?她又是怎么和他相见的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等待呢?

在这无穷无尽的胡思乱想当中,愈加疲惫,但是越疲惫,她心中的爱反倒越炽烈,直到再次燃烧成火焰,烤热了她的心。

她在刚刚结冰的河岸边走着。有时一不小心就几乎踉跄得摔倒。有时她真想重重摔倒,再也爬不起来,就这样死在寒冷的冰上,一了百了,但转念之间她又振作起来,因为她实在不肯放弃这尚能怀抱思念的生活,活着是美好的,至少她能想念他,为他祈祷,为自己祈祷。她如果死了,就永远丧失了希望。

她把速度放得更慢,几乎是一点点在冰上拖动。河边的卵石又滑又冷,她越来越没力气了。突然,脚下的石头猛然一沉,原来是一块薄冰!她吭的一声摔倒在石头上,后背剧烈疼痛起来,她左手本能地一挥,结果正碰上了一个硬硬的冰碴,顿时划出了一道血痕,鲜血瞬间聚集,顺着血痕流了出来。

她疼得起不来了,于是就这样躺着。慢慢地,她甚至不想再起来,就这样一直躺下去,直到死在这祈祷未来的地方。鲜血流在冰上和石头上,冒着热气,但很快就冻结成红色的冰。此时此刻,有谁知道那些鲜血里凝结着一个女孩多少说不出的爱!

很快,她单弱的身子就冻得麻木。她本能地一挣扎,右手支撑着身体半爬起来。

此时此刻,她深深感到:自己需要一个人,需要一个男人来到自己身边,拯救陷入身体和心灵苦痛中的自己。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一个模糊但散发着迷人光彩的东西映入她眼睛——她眼下的冰下面,一块蓝汪汪的石头正静静地躺在那里,看起来已经几百年都没动过似的。她禁不住热血上涌,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疼痛,她拼尽了力气爬起来,把手伸进碎冰中去搬那块石头。那块石头有鸡蛋大小,但已经牢牢地冻在冰上,怎么也拿不出来。她着急了,取出身上带的小刀,用力去剜,剜了好久,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只听嘎嘣一声,宝石下来了。她扔了刀子,双手捧起那块宝石——那真的是一块宝石,蓝得晶莹剔透,像天空的颜色,形状酷似一颗心。

仁曾旺姆激动得浑身发抖,就在这最绝望的时刻,老天把宝石赐给了她!这会是命运的转机吗?她的心上人知道这个奇迹发生了吗?

桑吉带着仓央嘉措几乎逛遍了拉萨的大街小巷,但是仓央嘉措一点也没有回去的心思,桑吉越来越急,好在他已嘱托好另外几个贴身侍卫支应宫中的一切,主人囚困已久,多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吧。

走着走着,吃午饭的时间到了。他们正好来到一个酒馆门前。仓央嘉措拉了桑吉一下说:“我们进去吧!”桑吉一看也好,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酒馆里。为安全起见,桑吉选了一处最僻静的座位,引着主人坐下。

酒馆里的一切对于仓央嘉措来说都那么新鲜。红男绿女们有的窃窃私语,有的高声打闹谈笑,好不热闹!酒香,混合着牛肉的香味,深深刺激着人的食欲。在这浓郁的生命气息中,自己身上那些被强加的戒律显得那么可笑。一股压抑已久的火气蹿上来,他紧紧攥住拳头,要狠狠地向自己头上的一切发起反抗!

“我也要喝酒。”仓央嘉措决然地对桑吉说,声音低沉,带着不容分辩的语气。

桑吉已经跟随他多年了,深知主人的心思。他真的十分心疼主人。他愣都没愣就答应一声,朝伙计摆手。伙计满面春风地跑过来,他见这两位官长模样的人来了,知道必定有大买卖,自是不敢怠慢。桑吉似乎早有准备,熟练地交代了几句,伙计高兴地下去了。

不一会儿,酒菜都摆上来了。桑吉给主人倒上了一杯。仓央嘉措只在小时候品尝过父亲一个杯子里的青稞酒中的一小口,那感觉已经很模糊,隐约是一种非常令人兴奋的味道。他看着杯中的酒,浓郁的香味刺鼻而入。这个佛门禁忌之物此刻成了一个象征,提示他向套在他身上的枷锁挑战。想到这里,他拿起杯子,像喝水一样,把一杯酒一饮而尽,顿时,苦辣辣的味道像火一样点燃了他的舌头和嗓子,忍不住嘶嘶直吐气。桑吉在一旁看了,禁不住笑出声来,但又心疼得赶紧递过一杯水来,给主人解酒。

仓央嘉措被酒这一猛烈的刺激激发出了内心的所有烦闷。酒的辣劲儿消失后,一种独特的香味和让人眼前朦朦胧胧的力量吸引着他,他端起桑吉新倒上的酒,又一点点地喝下去。

早就有人注意到了这张桌子坐的这两个衣着不俗的人。他们都知道这肯定是布达拉宫里重要的官员,尤其是年轻的女子们,早就被仓央嘉措不同凡俗的容貌吸引过去,暗暗猜测他是哪一家的贵人。

酒一杯一杯下肚了,桑吉暗暗叫苦,他根本拦不住主人,主人从没喝过酒,这样一来很快就要喝醉的,那这次行踪一定会暴露。

仓央嘉措知道,自己已经醉了。他从未醉过,欣喜地发现醉竟然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情,他全身轻飘飘,烦心事虽然没有消失,但都被朦胧的快乐推到很远的地方,一点也不让人感到难过。酒店里的人声喧哗,释放出浓浓的暖意,他想加入他们,和他们倾诉衷肠。他看到了很多女子正在偷偷看他,他笑了,真想走过去,抓住她们的手,念诗给她们听。有一个轻佻的女人甚至一扭一扭地走过来,想要招呼他,但被桑吉一瞪眼吓给走了。仓央嘉措也不说什么,只是再来一杯,让醉意来得更多一些,让快乐飞舞得更高昂一些。

仓央嘉措的眼睛越来越迷茫。桑吉用力拦阻他时,他甚至抬手狠狠打了桑吉一个耳光,这在平时自然是不可想象的。他看不清周围人的脸孔了。醉意到了最强烈的时候,身体不再轻飘,而是越来越沉重,像一堆烂泥一样,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他不由自主地唱起来,唱的具体是哪一首歌自己都搞不清楚,但是,只要唱,他就很轻松。酒店里的人声渐渐低下去了,后来进入绝对的寂静,人们都屏住呼吸,听这个陌生的贵人唱歌,那歌声真是太美了,连最粗俗的人都被镇住了,女人们听着,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

桑吉也停止了对主人的阻拦,在这样的场景中,一切世俗的猜疑都显得那么可笑。

他相信,没有人会伤害自己的主人,虽然被打了一记耳光,但他根本没有一丝气恼。

他哭了,为主人的一生感叹,为了主人的快乐,他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命。

仓央嘉措唱了很久很久,直到没了力气。他发觉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

后来,他身子一歪,靠在椅子上不动了。不一会儿,胃里一股浊气上涌,令他感到非常恶心,他想吐但又吐不出来,全身陷入泥浆一样的浑浊之中。汗水和泪水混杂着,布满脸颊。

桑吉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主人穿上,扶起主人就往外走。酒店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担着一份心,看着二人离去。纷纷的议论声在二人离去后轰的一声高扬起来,各种猜测迅速在人群之间默默交流着。

仁曾旺姆把宝石放在怀里,右手捂住受伤的左手,微微趔趄着往回拉萨的大街走去。这时,找到宝石的兴奋已经过去了。那无法排解的落寞又注满了心头。有了宝石又有什么用呢?自己还是不能见到他,就算是见到他,他怎么会在乎自己这个平民百姓家的小女子?更何况,他是活佛啊!越想这些,她心里越难过,泪水顺着冰凉的双颊流下来,她连擦都不想去擦。

她走几十步就歇一歇,那重重的一摔耗费了她几乎九成的体力,她已经是在用搏命的力气在走。

拉萨城越来越近了。高原冬天的暮色渐渐地垂了下来,灯火一盏盏地亮起来。她有些不想回去了。置身在巨大的绝望中,她已经无力设想未来的生活究竟会怎样。

他们还不知道,就在这沉沉的冬日黄昏,将深深刻入后人内心的那段爱情,就要在他们相遇的途中开始了。

仓央嘉措在桑吉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往布达拉宫走去。他胃里很难受,但寒风让他渐渐清醒过来,他并不在乎。心头的忧愁仿佛都已经被稀释,一点也不会让人难过。日子在朦胧的喜悦中变得那么让人留恋,真不想失去这一分一秒。

桑吉心中着急,眼看就要天黑了,再晚回去,宫里肯定要乱作一团,自己的命不足惜,主人如果被发现擅自出宫,今后会不会受到桑杰嘉措的进一步限制呢?那样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街上已经没有人了。人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仓央嘉措走着走着,雪花又飘舞起来,不时打在脸上,他身上一冷,打了个寒颤。酒也因此醒了大半。

走着走着,一个身影远远出现在眼前,那是一个姑娘正远远地走来,她走得那么慢,好像故意不愿向前。她的表情中透着一分高傲,也透着几分哀伤。

他们离她越来越近,慢慢看清了她的脸庞:用“人面桃花”来形容她的娇容是最恰当不过,但在寒风中僵冷发白。几点泪光在眼中闪动着。那眼睛,大而亮,仿佛能从眼睛里看透她的心思,但又让人丝毫猜不到什么。

他停下了,像一根钉子紧紧地钉在地上。他感到一个梦正在向自己走来。那副面容,那双眼睛,仿佛前生早已相识,迟早相见,而自己思虑多年的日子仿佛都是在为这次相见而存在,所有的诗都是她而写,所有的旋律都是因她而生。他的心跳加速,浑身忽而火热忽而冰冷,他瑟瑟发抖,全身的酒意如尘土般洒落在地上。

她也看到了他。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

这次相见来得太突然,太不可思议,太不真实。虽然已经发生了,但是她仍然不相信。

她用力揉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疼痛钻心而来,也把她带回到现实中。她笑了,马上心头一热,猛地紧走几步来到他身前,双膝跪倒,抑制不住地抽泣起来。
相关专题:主人 越越 宝石 眼睛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灯火阑珊的感言
    1. 深度阅读:

    2. 杨绛
    3. 王安忆
    4. 史铁生
    5. 丰子恺
    6. 徐志摩
    7. 林清玄
    8. 张小娴
    9. 刘墉
    10. 舒婷
    11. 仓央嘉措
    12. 短篇美文
    13. 语录句子
    14. 美文摘抄
    15. 美文欣赏
    16. 经典美文
    17. 爱情美文
    18. 关于包容的文章
    19. 希望散文随笔
    20. 伤感骄傲日记
    21. 谦虚文章
    22. 失败
    23. 成功的诗句
    24. 有关高兴的故事
    25. 生气日志
    26. 痛苦句子短文
    27. 经典努力美文
    28. 青年文摘
    29. 杂文选刊
    30.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
    31. 散文精选
    32. 诗词名句
    33. 情感美文
    美文亭,美文,美文欣赏,爱情美文,情感故事,心情日志,人生感悟,散文随笔,诗词歌赋